第310章 活下来的希望渺茫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王爷是个妻管严第310章 活下来的希望渺茫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看看你现在都紧张成什么样子了?决堤现场我亲自去看过,刨开那些后补的新泥浆,缝壁里有发生一些血渍,如果这些血真的是他的……恐怕他能活下来的希望确实渺茫之极。”

  上官沫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阴沉,女人脸上的神色显然让他看着心里很不痛快,控制不住心底压抑的情绪,突然一吐为快的将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儿的全都说了出来。

  他的话出,百里月桐整个人当场石化,半天没有反应,上官沫这会儿似乎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了,原本这些天精神就一直紧绷的女人,如何能够承受得住他刚才那一系列的狂炸,那些火爆的消息恐怕能将她所有的希望都炸得灰飞烟灭。

  “女人,你醒醒,醒醒,没事吧!”上官沫霸道地低沉嗓音在耳畔传来,看着女人呆若目鸡怔愣在原地的表情,莫名令男人一阵心慌慌的乱如麻。

  不想,女人突然无比平静的缓缓抬眸正视上他的眼睛,点点头,语气无比轻淡的道:“上官沫,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这笔帐我都会记下来,一并算在君泽德那个混蛋身上!如果……如果四爷真的死了,那我就会让害死他的人一并陪葬!!”

  女人的声音很轻很柔,却是透着无以伦比的绝决,就算是像上官沫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男人,在听见这样的声音时,也会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扑面而来,不禁打了个寒颤,呆怔的盯着女人那张清丽脱俗的绝美面孔,半响未吐出一个字来。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连离得远远的雨烟也感觉到了冷飕飕的气息,紧张得不知所措,不知是该依然站在原地远远的望着,还是该上前去安抚几句。

  良久,上官沫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女人现在的样子似乎更让他担心了,不由自主的抬起双手,温柔的扶握上女人削弱的双肩,深邃的鹰眸凝盯着她的水眸,罕有的温柔口吻低缓逸出:“女人,只要是你想要做的,不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上官沫都会陪着你!”

  闻言,百里月桐抬眸凝向上官沫,水眸闪过一抹异色,虽然这男人平日里总爱和她抬杠,可是关键时候却让她感觉如同一根稳重牢固的磐柱般可以依靠。

  “谢谢你。”盯着男人深邃的瞳仁看了好一会儿,女人清冷的嗓音轻缓逸出。

  上官沫眸底闪过一抹不自然神色,冷毅的薄唇突然微微勾扬,口吻恢复到以往的低冷:“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除了四王妃,还是青龙宫的宫主,就算是为了那些依然愿意追随你的弟兄们,你也要变得更加坚强,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时间能冲淡一切……”

  男人低冷的嗓音,肃然认真的表情,无一不让人感受到其中深意,四目就这样静静地凝望,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直至男人缓缓将目光移望向不远处的雨烟,才化解了空气里的紧张气氛,上官沫凝向雨烟,突然话峰一转:“另一块冰玉的主人已经找到了,据说这两块冰玉的主人之间身份有着紧密关联……”

  闻言,雨烟水眸微怔,还未完全从刚才凝固的紧张气氛里回过神来,男人突如其来的消息顿时也让她整个人清醒过来,急切迎上前走到男人面前,迫不及待出声:“上官大哥,是查到什么新消息了吗?你说另一块冰玉的主人……他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目前还不清楚你和另一块冰玉的主人是什么关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块冰玉的主人……其实你们之间并不陌生!”上官沫醇厚低沉的嗓音透着高深莫测的深意。

  他的话一出,不禁雨烟吃了一惊,就连百里月桐水眸亦闪过一抹异色,不懂上官沫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更好奇另一块冰玉的主人究竟是谁。

  “是谁?”雨烟脱口而出,心头莫名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上官沫深邃幽暗的眸光令她感到很不安,凭借着女人的第六感,她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正是四皇子身边的那位云副将!”上官沫淡淡出声,语气平静,犀利的眸光却是一瞬不瞬间的盯着雨烟脸上的表情变化。

  “什么?云大哥,你说另一块冰玉在云大哥手里?”雨烟惊呼出声,秀眉紧紧蹙成一团,水眸里的惊诧之色显而易见,或许任何一个名字从上官沫口中吐出她也不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是云一,嗓子眼瞬间像是被一团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

  “千真万确,另一块冰玉就在他手里,你们也知道我这一次来江北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上官沫淡淡的口吻平静无澜,相较于他的淡定,雨烟的情绪就显得要激动的多。

  此刻,雨烟的水眸睁得更大,百里月桐的眉头也不由紧紧蹙成一团,因为她的脑海里突然联想起一件事情,记得当初在宁安的时候雨烟那丫头曾对她说过关于云一的一些事情,其实提及过他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妹妹,二人唯一的联系也仅仅只是一块玉佩。

  如今上官沫的话无疑在两个女人的心底激起千层浪,如果云一真的是雨烟的哥哥,那也就意味着这二人之间的关系即将被改写,兄妹之间绝不可能结为夫妻。

  百里月桐皱着眉头,深凝上官沫一眼,低沉道:“上官沫,有没有可能是你弄错了?”

  上官沫脸色一沉,同样低沉的嗓音淡淡的答道:“你觉得以我上官沫的办事能力,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吗?另一块冰玉确实在云一手里,只是他和雨烟究竟是什么关系,这个暂时还没有查出来……”

  “不必再接着往下查了,上官大哥。这块玉佩……是给你的,这是我们之前的约定,我没有失约,这件事查到这儿就到此为止了。”雨烟突然出声,原本激动的小脸这会儿比起之前已经平静下来,水眸深处闪烁的涟漪不难看出女人依旧复杂的内心情绪。

  百里月桐侧眸睨向雨烟,她能够理解这丫头此刻的心情,上官沫先是微微一怔,大概是没有想到事情就快要接近尾声时,雨烟会突然叫停。

  “你确定?”男人醇厚沙哑的嗓音低沉逸出,深邃的眸光带着怀疑的打量,他能看出雨烟这丫头有神色有些不太对劲儿,难道这两块玉佩的背后真藏着不为人知的隐情?不过受雇于人,他习惯了尊重雇主的决定,只要银讫两清,对方的要求他都可以满足。

  “确定。”雨烟清冷出声,整个人突然显得有些无精打采,水凝睨向窗外的方向。

  百里月桐一个眼神示意,让上官沫暂且先离开,男人点点头,高大欣长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房门外,女人的水眸缓缓移望向雨烟,踱步走到她身边,轻揽上她的肩膀,柔声开口“雨烟,或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也不一定……”

  “王妃,你别说了,奴婢现在想一个人静静……”雨烟耷拉下脑袋,眸光不再迎视女人的视线,不难看出此刻的心情很复杂。

  “好,你一个人在屋里静静,我正好也想出去吹吹风清醒清醒脑子。”百里月桐点点头,其实心情不好的又何止雨烟一人,她的心情同样已经跌到谷底,上官沫今天带来的两个消息同时让两个女人的心情都低落到极点。

  虽然百里月桐已经交待李为去查清楚堤坝的事情,可暗下自己和上官沫也还是去过几次,寻找任何蛛丝马迹,不放过任何线索,男人说的血迹百里月桐同样也见到了。

  根据常理而言,洪水决堤就处算是来势汹汹,也不至于会让人受外伤,除非是……在决堤之前是这里曾发生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打斗,如果真的发生了打斗,那这些血迹也未必一定是君煜麟的,百里月桐羽里就是这样宽慰自己的。

  几天过去了,除了现在所看见的这些现场,百里月桐和上官沫并没有更多的发现,不过李为已经带着女人的托付离开了江北,百里月桐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李为和云一身上,只希望他们二人那边都能够有所进展。

  “上官沫,你查清楚那些工匠真的全都死了?或者……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去附近的百姓家里再走访一番?”百里月桐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或许……我应该先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上官沫深邃的鹰眸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眼睛,面色肃色凝重,也让百里月桐原本就悬在嗓子眼的心差点从喉咙里跳出来,她脑子里条件反射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君煜麟。

  “……”原本想开口问话,可是喉咙里却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似的,百里月桐一个字也问不出来,那双清澈澄净的水眸睁得大大的,盯着面前男人这张镌刻的俊颜。

王爷是个妻管严 https://www.twvod.com/Read/7225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