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六百三十八章 杀人是男人的事情 回到首页

第六百三十八章 杀人是男人的事情
侍妾虐渣宝典第六百三十八章 杀人是男人的事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花千树这里喋喋不休地数落,用极其难听的话,谢心澜再也承受不住,歇斯底里地扑向她:“贱人。”

她当然不是花千树的对手。可是,夜放就连让花千树动手的机会都不给,袍袖一挥,就令谢心澜踉跄两步,差点跌倒。她身边的暗卫立即长剑出鞘,剑拔弩张。

谢心澜大吼大叫:“给哀家将那个女人杀了,杀了!”

“朕看谁敢!”小皇帝也一声呵斥,挡在了花千树跟前。

花千树已经从香囊里取出一方絹纱,打开来,交给小皇帝。小皇帝的手都开始轻颤,拿着那块薄如蝉翼的轻纱,却好像重若千钧,就连喉尖都忍不住哽咽了。

“先帝遗旨在此,众爱卿听令!”

城墙下众人看着今日这出戏是越来越精彩。听小皇帝确定了那薄纱确实就是先帝懿旨,便纷纷跪倒在地。

小皇帝颤抖着声音,一字一顿:“除妖后,定乾坤!”

不过就是短短一句话,小皇帝却念得十分艰难,他抬起眸子望向谢心澜的时候,眸底已经一片猩红:“勾结宦官周烈,毒害我母后与父皇,霍乱朝纲,多行不义,谢心澜,你可还有话说?”

谢心澜胸膛急促地起伏,一张脸毫无血色,眸子里积蕴着疯狂的恨意,却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夜放,旁若无人:“你早就知道?”

夜放坦然地点头:“知道。”

“也就是说,这么多年以来,你一直都是在跟我虚与委蛇,其实一直都是在想着如何杀了我,替先帝报仇?”

夜放点头:“这是你应得的下场。”

“呵呵。”谢心澜苦笑:“所以,五年前你进宫,其实就已经抱着杀我的决心。”

夜放点头:“对。”

“你够狠!”谢心澜咬牙切齿。

“与你相比,望尘莫及。”

“你对得起我吗?”谢心澜厉声诘问。

花千树上前,站在夜放面前,撸起袖子:“这对付泼妇骂街还是我来,别失了你摄政王的风度。”

夜放竟然果真退后一步:“好!”

花千树原地转了一圈,又将袖子放了下来:“我觉得吧,咱们被狗咬了,没有必要再咬回来。跟她吵架,也丢了我的风度,还是给她来点痛快的吧。能动手尽量别动口。”

足尖一点,身子腾空而起,宛如一只彩凤凌云,在谢心澜的侍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冲到了谢心澜的跟前,扬起手。

“啪!”

酣畅淋漓,那叫一个痛快。从来没有这样痛快过。

谢心澜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若非是有侍卫保护,怕是要掉落到城墙下面去。侍卫们拔剑相向。

小皇帝不悦地沉声吩咐:“斩妖后,定天下!胆敢阻拦者,一律杀无赦。”

凤楚狂立即相跟着起哄:“斩妖后,定天下!”

几乎是一呼百应,这卧龙关与漠北驻军唯他马首是瞻,立即随声附和,气势磅礴。朝中如今也多七皇叔与小皇帝的朝臣,今日终于扬眉吐气,振臂高呼,声如奔雷。

谢心澜懿旨调集来的兵马此时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其中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不在少数。

小皇帝的命令可以忤逆,先帝懿旨可以视而不见,可是,凤楚狂手里握着虎符!而谢心澜此时完全处于下风。大半个朝堂已然是七皇叔的人。

这些人不在上京,对于上京的风云变幻嗅觉不太灵敏,但是明白,若是站错队,可不是玩笑的,弄不好,那是满门抄斩的罪过。都说法不责众,反正大家抱作一团,静观其变吧。

这就是七皇叔虽然手握先帝懿旨,但是不掌权势与兵权,便不敢冒失地拿出遗诏的原因。一朝天子一朝臣,兵权就是政权,自己不够强大,即便遗诏在手,也不过是一页白纸,甚至会有人质疑它的真假,更遑论是按照先帝遗诏,与谢家为敌。

再说城墙下的文武百官,有七皇叔与小皇帝的人,自然是斩钉截铁地拥护小皇帝。而谢家一党,懂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定是要坚定不移地想要力挽狂澜。

谢家的追随者,有聪明的,已经揣测出形势来。罪证确凿,谢心澜若是还想独霸朝政,除非堂而皇之地谋反。否则,断无生路。可若是谋反,如今名不正言不顺,力量悬殊,同样是死路一条。

而且这小皇帝,不过是个十来岁刚断奶的娃娃,竟然就能够布下这样一场棋,环环相扣,算无遗策。而且够果决,狠辣,没有丝毫的优柔寡断,将来绝对是个有道明君。

他们互望一眼,就立即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反水!因此,立即跟夜放一党站在同一战壕,对谢心澜义正言辞地进行痛斥与批判。这就叫,墙倒众人推。

胜负已分,大势已去。

小皇帝意气风发地挥手:“杀!”

“谁敢!”谢心澜已经是色厉内荏,但是多年的养尊处优积蕴的威风与霸气还在。

小皇帝跟前的侍卫齐齐一顿。花千树呲牙一笑:“我敢。”

谢心澜对着她咬牙切齿:“真后悔当年没有斩草除根!”

花千树“呵呵”一笑:“多谢太后娘娘教诲,您提醒得极是,我绝对不会纵容姑息养奸的,该杀杀,绝不心慈手软。”

她从一旁侍卫手里抽出一把长剑,满脸狞笑着望着谢心澜花容失色的脸。

“你不配!”谢心澜双眸几乎喷出烈焰来,转而望向夜放:“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花千树轻呸一声:“当着我的面勾引我家七皇叔,谢心澜,你竟然还不死心,非要让他亲手杀了你,方才瞑目吗?”

谢心澜好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般,仍旧执着地望着夜放:“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你真的狠心眼睁睁地看着我死么?”

夜放轻轻摇头:“不忍心。”

谢心澜眸子里骤然升腾起希望来,几乎喜极而泣。

夜放从花千树手里接过长剑,对着她和暖生风:“吵架斗嘴你来,杀人向来是男人的事情,别脏了你的手。”

这无疑就是对谢心澜最大的侮辱。

谢心澜就觉得,好像有惊雷滚过,将她直接劈做了两半。

“夜放!”她几乎是歇斯底里:“你对得起我吗!”

“你大概忘记了,若非我命大,早就死在了你的手里。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南诏一战的真相吗?”夜放望着她的眸子里淬了寒冰,满是戾气:“不杀你,我对不起我自己,对不起陪我一同忍辱负重的妻儿兄弟,对不起长兄,对不起天下。”

谢心澜整个人都开始发抖,然后,仰头疯狂大笑,声如夜枭:“夜放,你说这些伤人的话,莫如直接一剑杀了我来得痛快!你可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毒杀慧娴和先帝吗?”

侍妾虐渣宝典 https://www.twvod.com/Read/6338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