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六百三十六章 真假虎符 回到首页

第六百三十六章 真假虎符
侍妾虐渣宝典第六百三十六章 真假虎符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夜放不想多言,抬手一指:“果真被你猜中了,凤楚狂率领大军已然兵临城下。”

谢心澜暗中紧了紧袖子里的手,不再说话。

凤楚狂一马当先,当先打马来到城门口,翻身下马,城门已然紧闭。

他冲着谢心澜与夜放笑嘻嘻地行了一个礼:“劳驾太后娘娘与摄政王大人亲自相迎,臣真是受宠若惊啊。”

谢心澜居高临下:“凤世子征战沙场,大败西凉,辛苦了。”

凤楚狂还跪在地上,不得不使劲扬起脸:“太后娘娘如此体恤臣下,就让臣下平身吧?这骑了好几日的马,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谢心澜微微一笑:“哀家的懿旨凤世子都可以不遵,哀家的命令,你就尽管当做耳旁风就好。”

凤楚狂竟然果真就拍拍身上的土,站起身来。文武百官面面相觑,而后有人呵斥一声:“大胆!”

凤楚狂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我的胆子还真的不算是小。”

谢心澜“呵呵”一笑:“看来,今天凤世子是打定主意要造反了。这造反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你确定想好了?”

凤楚狂微微皱了眉头:“太后娘娘这话听得我犹如云里雾里一般,臣一向对于我长安王朝忠心耿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怎么敢造反呢?”

“那哀家提前有懿旨,命你将大军驻扎在城西大营,自己卸甲进京领赏,你为何不听,竟然带兵兵临城下?这是何故?”

“懿旨?”凤楚狂左右扫望一眼:“什么懿旨?臣没有接到啊?”

谢心澜一声冷哼:“凤世子这胡搅蛮缠的功夫竟然用到朝堂之上了吗?”

凤楚狂一摊手:“微臣的确冤枉,您那传旨官莫非走错了方向?”

谢心澜微微勾起唇角:“也有可能如此。只是哀家听说,卧龙关总兵顾墨之竟然也随着凤世子一起进京了?他身为守边将领,没有朝廷的懿旨,竟然就敢擅自离关进京,而凤世子也纵容他如此,这又该当何罪呢?”

凤楚狂不惊不慌,似乎是早就料到谢心澜会为此兴师问罪:“臣认为,顾墨之在此战当中,骁勇善战,智谋百出,乃是有功之臣。所以,微臣就带着他进京领赏来了。”

谢心澜猛然沉了脸色,怒声呵斥:“有功?胆敢勾结西凉,谎报军情,杀害朝廷将帅,乃是千刀万剐的死罪,来得正好!来人呐,给哀家将顾墨之拿下,斩立决!”

顾墨之与凤九歌二人就立于凤楚狂身后。城门士兵立即一拥而上,就要动手。

凤九歌一步上前,就拦住了那两个士兵,脆生生地质问:“顾大人当初抵抗西凉大军,九死一生,又不畏边关苦寒,坚守卧龙关五六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太后娘娘不审不问,直接就定了罪过,就连让人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而且是斩立决,这好像有点难以服众,寒了三军将士的心吧?”

谢心澜眯起一双凌厉的凤眸:“九歌郡主这是也打算谋反了?”

凤九歌语气铿锵,掷地有声:“谋反不敢,只是我们卧龙关将士全都不服!”

“对,不服!”二人身后数千将士声如奔雷。

谢心澜抿抿唇,一声冷笑:“这是就连镇守卧龙关与漠北的将士都调来了。凤楚狂,哀家给你虎符,就是用来跟哀家作对的么?”

凤楚狂喜滋滋地从怀里摸出虎符,得意地晃了晃:“我们都是忠君爱国的臣民,忠于长安历代帝王,愿意保家卫国,捍卫江山,为皇上披肝沥胆。”

“忠于皇上,捍卫江山!”身后再次雷动,比适才气势更恢弘,排山倒海一般。

“果真是要造反了!”谢心澜从牙缝里勉强挤出这一句话。

“凤世子说要忠于朕,怎么就成了造反了?难不成这反贼在太后的眼里,才是忠臣良将?”

谢心澜猛然回头,小皇帝正一步步拾级而上,向着她走过来。她的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皇上,你怎么来了?”

小皇帝一改往日里的恭顺,面沉似水,带着一股凌厉的霸气:“凤世子凯旋进京,朕自然是来论功行赏的。”

“功?凤楚狂勾结顾墨之谎报军情,斩杀南宫金良与谢字章,何功之有?”

小皇帝冲着谢心澜伸手:“证据?”

谢心澜一噎:“都是线人据实以报。”

小皇帝一双眸子里光华璀璨,却又蕴含着深沉的城府:“可是朕的线人禀报的军情与太后娘娘的截然不同。朕认为,凤世子与顾总兵战功赫赫,当赏!”

凤楚狂见缝插针:“皇上英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身后士兵亦是振臂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谢心澜面不改色,只是多了一丝冷寒之气:“皇上这是依仗着凤楚狂身后这几万大军,所以不将哀家放在眼里了?”

小皇帝认真点头,一张仍旧略带着青葱稚气的脸,满是郑重。他缓缓吐唇:“是。”

极简单的一个字而已,却令城墙之下的文武百官顿时色变。看来,今日长安是要变天了。皇上是要迫不及待地将这谢家的天下捅一个窟窿了。

一时间,有人欢喜有人忧,全都眸光闪烁各怀心思。谢家人更是暗中捏了一把冷汗。他们太明白,谢心澜对于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谢心澜就是一株参天大树,而他们不过是栖息在树上的一群猢狲罢了。

谢心澜意味深长地盯着小皇帝:“你以为,凤楚狂身后的数万大军,会听他的命令?”

小皇帝也是莫测高深地与谢心澜对视,毫无惧意:“有虎符在,再加上朕的命令,为什么不听?”

谢心澜极阴冷地道:“就因为,凤楚狂手里的虎符乃是假的!他私自制造虎符,意图谋反,当哀家真的不知道么?”

“假的?”凤楚狂拿着虎符,左右端详:“我怎么看不出来?”

谢心澜又是冷笑:“你见过真正的虎符吗?”

“没有。”凤楚狂老老实实地回答:“可这虎符的确就是太后娘娘在臣出征前亲自交到臣手中的,怎么可能有假?”

他拿着那虎符往一群武官跟前凑:“你们谁曾经见识过,给鉴别一眼。”div

侍妾虐渣宝典 https://www.twvod.com/Read/6338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