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六百三十五章 凤楚狂回京 回到首页

第六百三十五章 凤楚狂回京
侍妾虐渣宝典第六百三十五章 凤楚狂回京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花千树直到现在,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这金牌有多么重要,不言而喻。清华侯府竟然拿着它来搭救自己的性命,无疑就是将整个清华侯府立在了谢家的对立面。这份情义,如山似海!

她感激地望向时琛,时琛面上依旧还是一派清越淡然,宠辱不惊。

先祖御赐,纵然花千树犯下的是十恶不赦的罪名,也不能不从。毕竟,现在的江山,还是人家夜家的。她谢心澜名不正言不顺。

一番谋划,竟然也毁于一旦。这令谢心澜有些恼羞成怒。她冷笑着望向时琛,一连说了许多个“好”字:“收回金牌,放人!”

夜放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垮下肩膀来。跟随在谢心澜身后走得决绝,头也不回。时琛冲着花千树微微一笑,也转身昂扬而去。

小皇帝上前,亲手给花千树松绑,压低了声音耳语:“七皇叔让我命东方齐出宫借清华侯府免死金牌一用,没想到,你人缘还不差。”

花千树劫后余生,还有心情调侃:“皇上记得有借有还,再借不难。顺便给我也打制一块最好,我这脑袋随时都朝不保夕。”

小皇帝难得露出一点孩子气:“那要看你表现如何了?”

花千树疑惑地眨眨眼睛:“我命都快搭进去了,还不够好么?”

小皇帝骄傲地高扬起头:“这些日子有些闷,你没事儿就跟在朕的身边吧,朕想听你讲故事了。”

花千树知道,小皇帝这是在变相地保护自己。七皇叔都拿刀子对着自己了,绝对靠不住,还是抱紧了这条金大腿最好。这条小命暂时是保住了。

谢心澜气急败坏,一时间对于花千树却也无可奈何。宫里气压沉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人人自危。

三日后,凤楚狂凯旋回京。文武百官齐聚城门。

谢心澜与夜放高踞在城墙之上,极目远眺,遥遥可见长安大旗迎风猎猎。

她扭过脸来,问夜放:“我已经差人前去传旨,命凤楚狂率军回营,然后卸甲进京。你说,他会乖乖地听从我的懿旨么?”

夜放面无表情,远远地看着那长龙一般的行军向着京城的方向慢慢移动:“太后的懿旨,谁敢不遵么?”

“未必呢。”谢心澜唇角微微勾起,带着一抹志得意满的讥讽:“许是这凤楚狂就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呢。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胆量。”

夜放一手扶在城墙上,凉风吹得衣袂飒飒作响:“抗旨不遵,那是死罪。”

“可他手里有虎符啊,率领着数万的军马,有了依仗。”谢心澜扭脸看着夜放,说的话意味深长。

“你的意思是他要造反么?”夜放淡淡地问。

“未必不会。”谢心澜的语气顿了顿:“你说他若是果真造反,你会偏向于谁呢?”

夜放一直目不转睛地紧盯着那面移动的旗子:“杞人忧天的事情我向来不屑。”

谢心澜轻叹一口气:“南宫金良战死沙场,他身边的谋士竟然也突然与南宫家断了联系,我舅舅说,只怕南宫金良的死有些蹊跷。我觉得他是多虑了。可是,我堂兄挂帅出征,不过几天便被刺杀身亡,这就更加令人费解了。我长安的数万大军都是摆设么?竟然都保护不了一个主帅?”

“所以呢?”

“所以,我派去卧龙关的人告诉我,西凉二皇子金格尔发兵是真,但是却是虚张声势,实际上还不足一万兵马。一点雕虫小技竟然能骗过顾墨之,挺令人费解的。”

夜放抿了抿唇:“的确。”

“一万兵马,竟然就能够杀了我长安的两名主帅。而且凤楚狂一路过关斩将,犹如摧枯拉朽一般,这样轻而易举地就让金格尔退兵数十里,果真虎父无犬子,看来摄政王的目光很是毒辣,举荐的人选果真威风。”

夜放笑笑:“太后娘娘满意就好。”

“我当然满意。”谢心澜笑得愈加耐人寻味,紧盯着夜放的眼睛:“你说,一直以来,我是不是都过于地自信了?”

“你有自信的资本。”

“是啊,”谢心澜眯了眯眼睛:“我觉得,我是第一个出现在你的心里,你的生命,你曾经因为我的背叛而远离上京,战场杀敌,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所以,我认为,你对于我的感情就算不是天长地久,也应当会很长久。”

“假如我以前的所作所为,会令太后娘娘以为我是因你而起,我表示抱歉。我记得自己曾经再三澄清过,我喜欢的只有花千树。但是你很固执,不愿意说服自己。”

“那是因为她一无是处,没有一样能比得过我,你不可能会喜欢她。你是故意拿来气我,激我罢了。我不相信,即便五六年前,明明知道,你在对付周烈的时候,背叛了我,在谋权夺势,我也愿意再一次相信你。

五年里,你对我冷漠而又疏离,就算是你假装中了摄魂之术,仍旧不曾对我亲近半分。可我还在纠结中,一次次舍不得放手。一想到失去你,余下的后半生将一个人在这寂寂深宫里度过,我就觉得渺茫,不寒而栗。所以,即便我知道,你心里没有我,我仍旧愿意做最后的努力。谁知道,竟然失败了。”

夜放唇畔缓缓地浮上一抹清凉而又讥讽的笑意:“这些与你面前的锦绣江山,滔天权势相比起来,都微不足道。不过是你在享受荣华之后寂寞的消遣罢了。你也不必说得如此委屈,五年,你也不过是在利用我,与谢家抗衡,坐稳你的宝座。所以,五年来,你一直在暗中不断地铲除我的势力,只想永远圈禁我,成为向你俯首称臣的傀儡。”

“那是因为,你不肯屈服于我!假如,你想要这江山,有何难?只要你对我说一句喜欢,哄我欢喜。我可以拱手相让啊!我们携手并肩,共享荣华,将来可以有自己的孩子,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夜家江山。这样轻而易举,你又何须这样殚精竭虑?对她的忠诚有那么重要吗?”

“重要。”夜放启唇,缓慢而又坚定:“我为她打下的这片江山,必须要依靠我自己的本事,必须要干干净净。否则,她会不喜欢。”

“呵呵,可是到头来,世人也只会说,你是利用与背叛了我。”

“问心无愧于天地,何惧世间流言蜚语?若非当初计划失败,皇上年幼,独处深宫,群狼环伺,有性命之忧,我何必做这摄政王?若非不愿生灵涂炭,给外敌可乘之机,渔翁得利,入侵我长安国土,欺我长安子民,我还真的愿意与你沙场较量!哪怕,可能会用十年二十年,哪怕热血抛洒,头颅落地,一败涂地。”

“呵呵,起兵造反?夜放你依旧好狂的口气!五年前,你若是敢说一个不字,你以为你王府还有镇国侯府的人还有命在?你一个闲散王爷,你有一呼百应的威望吗?你有养兵的粮饷吗?我会养虎为患吗?你夜放背负的太多,家国,天下,还有你的亲人,挚友,所以,你不敢,也不能!你只能委屈自己。”

夜放一阵默然。他了解谢心澜,同样,谢心澜也了解他。他连鱼死网破的资本都没有。

“我从不知道,你竟然是这样恨我。”谢心澜苦笑:“若非兵权一直在我手中,你不敢私自养兵,怕是早就杀了我了。”

侍妾虐渣宝典 https://www.twvod.com/Read/6338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