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六百三十三章 火是谁放的? 回到首页

第六百三十三章 火是谁放的?
侍妾虐渣宝典第六百三十三章 火是谁放的?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谢心澜对于殿内情景最是熟悉,费力地瞪大了眼睛,摸索向前,已经靠近了自己的床榻。榻上帐幔已经全都烧得面目全非,她咳呛着,弯下腰,费力地向着床榻下方伸出手去。

大殿外面乱作一团,许多人惊呼:“太后娘娘冲进去了!快救太后娘娘!”

脚步杂乱。

被烧焦的床榻云顶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不堪重负,倒塌下来,谢心澜迅速缩回手,向着一旁躲避。却仍旧是晚了一步,躲避不及,砸中了小腿。这床榻都是上好的紫檀木,重达数百斤。谢心澜不由就是一声惨叫,差点痛晕过去。

浓烟里,两道矫健的身影几乎是同时冲过来,一人是夜放,另一人是谢心澜身边的暗卫。

夜放上前,掀起沉甸甸的云顶,急声吩咐:“快救太后!”

暗卫俯身,将几乎昏迷的谢心澜抱在怀里,直接冲出了大殿。

夜放紧随其后,冲着四周内侍们大喊:“传御医,传御医!”

谢心澜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劫后余生一般,一双眼睛被熏得红肿,却望着夜放满意一笑:“我以为你还被困在殿里。”

夜放抿抿唇,并未说话。

御医飞奔前来,为谢心澜医治腿上伤势,夜放转身去查看火势,回来的时候一脸凝重:“侍卫在里面找到了玳瑁的尸体。”

谢心澜不由一愣:“火是她放的?”

夜放摇头:“还不能确定。不过这火势蔓延极快,必定是有人故意纵火。而慈安宫四周都有重兵把守,殿外又有宫人来往,外人不可能避开耳目进入殿内放火。玳瑁纵火的可能性很大,只是她对你忠心耿耿,我找不到理由。”

谢心澜一声冷哼:“忠心耿耿?只怕未必。死了就死了吧,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夜放也不多问:“那你暂且先到别的宫殿休养,我命人重新修葺慈安宫。”

谢心澜眸光微闪:“此事交给金禄去做就好,不用你亲自操心。”

夜放痛快点头:“好。”

小皇帝也闻讯赶来,命人抬来软榻,扶谢心澜暂且移至别殿。谢心澜不良于行,无奈只能叫过金禄,叮嘱一番。而后,屏退左右,一招手,适才那暗卫立即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跟前,单膝跪地。

“一号,今日是谁留守慈安宫?”

来人一身黑衣,黑巾蒙面,只余两只精光内敛的眼睛露在外面:“是影子六号。”

“那火真的是玳瑁放的?”

“属下已经详细追问过,他说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说当时宫殿里的确只有玳瑁姑娘一人,也没有外人进入。但是当他发现有异常的时候,殿内瞬间腾起一阵浓烟,弥漫了整个大殿,不能视物。所以他也没有看清这大火是如何起来的,就有火舌席卷而起。他也无法在顶上逗留,迫不得已离开了。”

谢心澜紧蹙柳眉:“那当时摄政王可在慈安宫附近?”

黑影暗卫摇头:“摄政王是见到慈安宫起火,匆匆赶至。听到侍卫们的惊呼声,立即奋不顾身地冲进了寝殿营救娘娘。”

谢心澜疑惑地眯起眸子:“那便奇怪了,难道这场火真的是玳瑁恼羞成怒,故意放的?这不像她平日里的作风啊?哀家总觉得事情不简单,难道就没有一点疑点吗?”

暗影抬起头:“娘娘您的意思是怀疑摄政王大人?他如今对您可是死心塌地啊?适才他为了救您应当也烫伤了手。”

谢心澜一声冷笑:“只要花千树一日不死,我就不能完全相信他。”

她略一思忖,吩咐道:“如今慈安宫被焚毁,别的倒是无所谓,哀家当时最为担心的就是有人浑水摸鱼盗取虎符。你速速赶回慈安宫,在哀家床榻之下有机关暗格,你将藏匿在里面的一个铁盒给哀家取出。暂时就归你保管,千万不能走露风声。记着符在人在,符失人亡!”

暗影统领并不多问,语气铿锵:“定然不辱使命。”

身影一转,就不见了踪影。

谢心澜轻叹一口气,如今玳瑁已经身亡,金禄是否忠心耿耿尚且还需要继续考验,唯一能够信得过的,也就只有自己的暗影统领了。这兵符多少人觊觎,她感觉自己身边已经有了潜在的危险,不太适合自己亲自保管。

她的腿并无大碍,将养了两日之后,就可以下地走动。她不急着上朝,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花千树现在暂住的落霞殿。

花千树正在用剪刀给板栗修剪身上的毛。这一次,它立下了汗马功劳,利用烟雾弹的遮掩,放了一把大火。只是身上的毛发被溅出的火星烧焦了两处,略作修剪之后,穿上小衣服,不露迹象。

谢心澜乘坐肩撵一路前呼后拥来到殿外,花千树看看时辰,也不知道夜放与小皇帝散朝了没有?她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谢心澜即便捉不到自己的把柄,可是怎么可能轻易饶过?

她只能起身迎出去。殿外御林军已然搭弓在弦,冲着她蓄势待发,一片剑拔弩张。

谢心澜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吩咐跟前侍卫:“将花千树捆起来,押到午门,等到散朝的时候,杀一儆百。”

花千树轻叹一口气:“罪名呢?总要有个说法吧?”

谢心澜摇头:“什么罪名也没有,哀家就是想要看看,我想杀你,有谁拦着?当然,你可以反抗,或者挟持我,也好给我一个杀你的理由。”

花千树看一眼她身后乌泱泱的御林军,并不反抗,乖乖地束手就擒。

夜放还未散朝,就已经收到了消息。他面不改色,不急不慌,继续处理朝政。

小皇帝也收到了情报,已经开始坐卧不安,他心乱如麻地望向夜放,眼尖地发现,他蜷缩在袖子里的手,已经开始轻颤,不过是在故作镇定罢了。

夜放借着议政,在努力拖延时间。他比别人更加明白谢心澜此举的用意。杀花千树,随时都可以,她却如此大张旗鼓,真正的用意,不过是在试探自己。

她明白,花千树是自己心里最大的底线。假如,自己在面对花千树生死的时候,都可以做到无动于衷,那么,以后她将彻底地消除对自己的怀疑。反之,功亏一篑。

侍妾虐渣宝典 https://www.twvod.com/Read/6338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