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江南盐政多风波 金童请命清蠹虫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金童记第三百七十八章 江南盐政多风波 金童请命清蠹虫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京城近来不大太平,远在金陵的巡盐御史上了折子,检举朝中有人染指两淮盐政,与盐商勾结贩卖私盐,蚕食我朝盐税,危害国家利益。

  关于江南的盐政,从来就没太平过,凡是和盐运有关的缺,胜任者无不是帝王心腹,江南地区是皇帝的钱袋子,有人想从他袋里掏钱,他就能要人家的命。

  巡盐御史上的折子分为明折和暗折,明折是经过内阁上到御前的,只说怀疑朝中有人插手,还未落实到某人身上,因此恳请皇帝派能臣协助他查盐案,这暗折嘛,恐怕就是夹到了他给皇帝的请安折子里,将他查到的线索都告诉了皇帝,君臣俩已经磨刀霍霍,就等着大干一场了。

  皇帝在早朝时问谁想接手这个差事,去江南走一趟,朝臣皆龟缩着不肯出头,沾了这案子的已经在思考脱身之道了,没沾手的也知道这是个棘手的问题,背后牵连甚广,想捞这份功劳,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有没有这个本事去动人家的饭碗来给自己升官发财。

  他们觉着皇帝定然已经有了属意的人选,这种事情皇帝定然会授意自己的心腹去做,想必事先便定好了章程,皇帝在朝上一问,那人便站出来揽下。偏偏皇帝这回还真就没和谁事先通过气,他想考验一下朝臣的忠诚度,结果嘛,他不点名,就没人肯响应他。

  朝上没人说话,皇帝的脸色随着沉寂的气氛愈发阴沉,金童思索了一会儿,见没人响应,他便站了出来:“儿臣愿为父皇分忧!”

  他也是赌一回,若父皇早有了内定的人选,他巴巴地跳出来,父皇又驳了他,倒是让人看笑话了,但他确实需要一个大展身手的机会,一直窝在吏部衙门里庸庸碌碌的,怎么让父皇看到他的才能。

  好在他这回赌赢了,父皇赞赏了他挺身而出为君父分忧的壮举,任命他为巡南钦差,即日启程。

  金童半喜半忧,机会是捞到了,到底是福是祸还得看他的本事,他此行实则没什么底气,盐政复杂又敏感,朝中许多官员都参与了其中分一杯羹,便是他,私底下也入了盐商的私股,但这不是贩卖私盐,只是他利用身份便利,帮助投靠他的盐商多拿些经营条子,盐商赚了钱分红给他,这也是朝中许多官员的灰色收入,人人心照不宣,皇帝知道了也睁只眼闭只眼,毕竟这些盐商贩了再多盐,还是得交重税给朝廷的,这不算侵害朝廷利益,可以说是双赢的局面,唯一亏的就是那些买盐吃的百姓,要接受重利盘剥,但他们又不能不买,柴米油盐哪个不是必需品,普通百姓能砍柴种粮食熬油,只有盐是牢牢控制在朝廷手里,他们必须要出钱买的。

  皇帝也清楚这个养子的斤两,但他愿意接下这件事情,首先勇气可嘉,毕竟是自家人,他要是办的不好看,皇帝脸上也无光,因此下朝后叫了他去御书房说话,把巡盐御史上的私折给他看了,让他心里有个底,也了解一下江南的格局,不要去了两眼一抹黑,撸起袖子就准备大干一场,像当年去河南追查官银一样,把自己折进去了。

  当年郑州那事情,是他二十多年唯一一颗污点,牢牢吸在他身上,以至于如今人们谈起他,时不时就要提起那事来当个笑话,这回江南一行,他定要一雪前耻。

  金童以前在刑部呆过一阵子,学过查案,从郑州一行失利后,回来便在吏部任职到如今,熟知朝中官员派系,能力还是有一些的,皇帝怕他还有不足,派了户部钱侍郎与他同去,若这回还做不出成绩,皇帝也该对他死心了。

  金童从御书房出来后,去后宫给皇后请个安,顺道辞行,走的那日便不进宫来了,皇后让他小心些,王妃自会为他料理出行琐事,就不须他多操心了,她忙着照顾女儿的孕事还来不及呢。

  王妃得知了丈夫即将远行的事情,便在府中为他准备行囊,金童回家后她又多番叮嘱,与他一起分析江南局势,哪些人能动,哪些人不能动,哪些证据该上明折,哪些证据要上暗折,有哪些是自己攥着不能上折的。

  金童感慨王妃贤良,恨不能带着她一起去江南了,王妃轻笑,让他带上周先生去,金童想想,说怕自己不在府中会出事,还是让周先生留在府中辅佐王妃,他带着胥先生去江南。

  王妃温顺应着,金童也叮嘱她在京中要多加小心,他想一举成事,王妃必须做他坚实的后盾,为他料理好京里的事情。

  “遇事多和岳父岳母商议,或去礼亲王府寻婷姐儿,也只有这两家靠得住了。”

  他母族衰微,婧儿和姜骥在泉州,姜骏去了燕城,和镇国公府的交情归于零,他说是说交游广阔,实则遇到危难时真正能托付的也就那几人。

  金童定下了去江南的行程后,德郡王气得哼哼嗤嗤的,宇文钦没有入朝,便会差金童许多机会,德郡王倒是在朝上,今天早上他也心急火燎地想应召,心里又有顾忌,想着他为儿子请愿,皇帝会不会答应,万一皇帝答应了,宇文钦无法胜任怎么办,这盐运案可不是好料理的,万一皇帝没答应,反而问他为何自己不出任,他该怎么说,说自个儿年纪大了,该把机会留给年轻人?那他可就有偏袒本家子弟的嫌疑,朝中这么多年轻人,怎么就要把机会留给你家那还未入朝的子弟呢?

  结果他这一番犹豫,便被金童捷足先登了,事后又捶胸顿足,后悔当时未当机立断,心里不无恶毒地想,张这么大嘴,不知道能不能吃下,小心噎死。

  宇文钦知道金童领命去江南查盐案后,也有些恼父亲没帮他争得这个差事,但又不好责怪,他问父亲能不能致仕,让他进入朝堂,毕竟他已经是个大人了,凡事让父亲为他争取,他躲在后头束手束脚,他要和金童争,首先就得进入朝堂才能和人家分庭抗礼,要不然看着像父亲在和金童争,有他什么事儿?

  德郡王早前就考虑过这个事儿,一家不能有两人在朝堂上,他致了仕儿子才能入朝,只是儿子羽翼未丰,他又担忧自个儿致仕后儿子没跟上,那他们家可就会被挤出朝堂中心了。原先他犹豫颇多,这回儿子都有些怨他了,他思前想后,这事情还真得提上日程来说。

  


金童记 https://www.twvod.com/Read/6166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