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良辰美景如花眷 恩爱仙侣度日长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金童记第三百七十七章 良辰美景如花眷 恩爱仙侣度日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婧儿调理了几日后,身上还是未见红信,太医已经给她停了药,只说让她保持愉悦心情,在府中静养,时机到了自然便来了,姜骥听着怪异,保持愉悦心情尚能理解,怎的还要静养?他还想带婧儿出去转转呢,码头陈家的会馆里有商会,他想带婧儿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便买下来。

  婧儿早过了爱凑热闹的年纪,静养遍静养,只要姜骥在家里陪着她,她便开怀。

  姜骥当然也愿意陪着她的,成亲几年夫妻俩还是恩爱如初,婧儿知道自己无法孕育子嗣后,便更加注重自身修养,各色养颜脂膏是从不间断的,将她的肌肤滋养得光洁嫩滑,让他爱不释手。光是外在调理还不够,内里涵养不能差了,她本就是琴棋书画皆有涉猎的皇室才女,如今有了大把的时辰侍弄风月,每日或早起拾花晚来采露,或雨幕中抚琴竹声中弄萧,或红鲤烧莲青松扶柳入画,总之是说不尽的雅致,这般神仙人儿,是他的妻子,让他如何不爱。

  他偶尔要和同僚去酒楼雅苑应酬,有莺莺燕燕投怀送抱,他皆拂开了去,有人说他不解风情,有人说他惧内,他心下嗤之,却懒得解释,婧儿的好只需他知道就成。

  姜骥也不是只知舞枪弄棒的粗人,他是世家子弟,从小便文武兼修,他当年同时考了文武举人,名次都还不错,若非他要承爵,无法参加春闱,只怕他拿个文武双状元也是行的,那才是大段佳话。他不是爱出风头的人,后来他成了家,便没什么噱头能让人引为谈资了,又有一批年轻的子弟冒了头,譬如那江南才貌仙郎乔卿云,抚远伯府的麒麟才子李玉麟,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姜骥曾经也是众人眼中的新秀,他若和李玉麟乔卿云他们生于一时,还真就没那两人什么事儿了。

  因此婧儿要风花雪月,他是跟得上的,婧儿弹琴他能吹箫,好一对琴瑟和鸣的神仙眷侣;婧儿画画他能舞剑,将他的英姿入画,是婧儿一大爱好,并且姜骥也是会画画的,婧儿画完了他,他又给婧儿画一副,而后两人对着画像指指点点,他说她没画出他的剑气纵横,她说他没画出她的柔情万千,两人再合计着修修改改,直到双方都满意了,才让人拿去书局裱起来,挂在卧房里,如今他们的卧房里已经挂了许多副了,都是他们二人的画像,将婧儿曾经精挑细选的名家书画都挤到了库房里去积灰。唯一遗憾的是他们没有一张合相,姜骥曾想叫画师来为他们画一副,婧儿不乐意,她觉着旁人无法体会他们的情意,画不出精髓来,姜骥又提议将他们二人的画像誊到一张纸上来,婧儿也不肯,说这样拼凑出来的画作没有灵魂。

  姜骥知道她是又想起孩子来了,曾经她怀着晓岚时,便说:“等她出生了,我要每年在她生辰时给她画一幅画,记录她成长的历程,我也会教她画画,等她大了,便让她给咱们画一副画,只画咱们二人。”

  后来晓岚没能出生,婧儿也没给她画过画,自然也没人能为他们画一副二人相了。

  姜骥往军营里请了两日假在家中陪伴妻子,春光烂漫,总得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才成,卧房里已经挂满了他们的画像,今日便不画了,婧儿也不想弹琴吹萧,觉着俗气了,姜骥提议来下棋,被婧儿翻个白眼否决了,琴棋书画几样,她最不喜棋艺,费脑子,又枯燥,她棋艺不精,和人下棋十回有八回是输的,偏偏姜骥是个中高手,她为了迎合他,偶尔会陪着他下几局,姜骥怕她输惨了不高兴,便偷偷让她,回回作成和她势均力敌的模样,要么他赢一两子,要么她赢半子,她初时还觉着高兴,难得有如此和她合拍之人,时候久了便明白其中道理了,姜骥心思缜密,姜骏曾经也说过他父兄极擅棋艺,怎么会和她下成平手呢,她可是连哥哥和姜骏都下不过的。

  姜骥难得有空在家中陪伴她,不想虚度了两日光阴,绞尽脑汁哄婧儿开心,看着满园烂漫的春花,问她:“你今春的胭脂蔻丹都做了么?”

  婧儿说是做了一些,她想着等阴雨天不出门时来捣弄,如今春光灿烂,她想出来走走,便是什么都不做,在这园中坐着晒晒太阳也是好的。

  姜骥让她把做胭脂要用的案台器具都搬出来,就摆在这园中,他们就地取材可不好?他没什么事情,便陪着婧儿做这些打发时间好了。

  婧儿惊喜极了,姜骥是铁血男儿,她是柔肠女子,让姜骥和这些胭脂水粉打交道,就像让她和刀枪剑戟为伍一般,可姜骥偏偏能为了她做这些,实在让她感动了。

  他愿意做,婧儿还不舍得了,让他自去武场练剑射箭,她忙自个儿的,她也不是缠人精,怎么就要他时时陪伴了。

  “我只是想陪着你,放着温香软玉的娘子不抱,和那些冰冷坚硬的器械为伍,有什么意思?”

  婧儿伸出葱管般的纤纤食指点了一下他的鼻子,嗔他油嘴滑舌,一点儿不正经。

  融融日光下姜骥笑得温柔宠溺,婧儿含笑对望,觉着今日阳光真好,鸟语悦耳,春花也美,但万般景致皆不及他。

  莲子听说主子要做胭脂,看了这些园里的花朵,提议先做蔻丹,只挑些色泽鲜艳的花朵捣制,那些芬芳沁人的,恐怕今春只能委屈它们被晒成花干了。

  姜骥头一回知道女子的蔻丹胭脂等妆扮之物还有大学问,蔻丹各色,红色的最好用凤仙花,他以为那样正丽的大红色,该是用牡丹制成的呢,紫色黄色便最好用鸢尾花,一般人家也只用这两种,但婧儿是如此心灵手巧的女子,挑了各色花朵出来,用独特的精炼榨汁手法,粉的绿的都做了出来,又会搭配颜色,凤丹色加一些酱黄,形成了柔和的肉桂色,当然以姜骥的审美来说,还是最爱红粉二色,点在婧儿白玉般的十指指间,美的不可方物,他每每看了都想咬一口,又怕把她咬疼了她,最后含着她的手指头亲了亲,便算解馋了。


金童记 https://www.twvod.com/Read/6166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