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王妃回了娘家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今夜不忧伤第五十二章 王妃回了娘家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我以为是谁跟着老爷一起回来了,这闹了半天,是咱相府的大小姐,摄政王的王妃呀!”相国回到家后,一般直接就会去书房,没有特殊情况,他不到吃饭的时间都不会出来。

  这大夫人看着老爷走远了,就对仍旧抱着孩子在院子里站着的王妃从上到下地打量着,她见王妃头发凌乱,脸上的妆容活着汗水、泪水变得一团糟,她的心里不禁有些窃喜。看她这样子八成是被摄政王休了,也不知道她是犯了七出中的哪一条。

  “呦,连着小公子都被带回来了。这就不对了呀,再不管怎么说,这小公子也都是王爷的骨血呀,除非,”大夫人虽意有所指,却又故意的欲言又止。

  王妃听她在那里胡说一气,心里的怒火早已烧了起来,要不是这会手里抱着孩子,怕万一动起手来伤了孩子,她早就冲上去把她的那张破嘴给撕烂了。

  “娘,你怎么来了?”王妃突然冲着大夫人的后面喊了一声。大夫人转脸一看,是老爷的妾室,也就是王妃的亲娘走过来了。

  看她来了,大夫人习惯的摆起了架子,嘴里哼了一声。“姐,你也在呀。”王妃的母亲没有理女儿,而是跟正房的大夫人先打了声招呼,行了个屈膝礼。

  “你看你养的好女儿,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在外面胡搞一气,被她家王爷给撵了出来,真是白赏了她只金饭碗。”王妃的娘一听大夫人说的话,差点没背过气去,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名节,这不守妇道,被夫家休了,那不仅是对她本人,也是她娘家人的耻辱。

  “你给我跪下,”王妃她娘气得直哆嗦,也不管大夫人就在跟前了,直接喝令女儿跪下去。

  “娘,我不跪!”王妃的口气很硬。

  “你真是越大越没有规矩了,你娘在这里,是大夫人,我是你姨娘。”只因为自己是妾室,亲生的女儿从小就只能喊自己姨娘,喊正房做娘。这一点一直都是王妃母亲心里最大的痛。

  就因为自己是妾室,女儿跟着在这个家里也没有一点地位,就是后来嫁给了王爷,每次回来,大夫人也没有给过好脸色。

  没办法,虽然女儿已贵为王妃,但大夫人的父亲也是王爷,她是郡主,又是相府的正房,她的位置还是高居在她这个妾室上面。

  “我可不敢当,有这样的女儿真是丢死人了。”大夫人拿出手帕不停的扇着,好像眼前的王妃就是个瘟疫,自己不赶紧地避开,瘟疫马上就会沾到自己的身上来。

  “你这张破嘴马上给我闭上,你不让我喊你娘,你以为我稀罕呀?死婆娘!”王妃心里的怒火已经控制不住了,她也顾不得涵养,顾不得长幼、尊卑了,张嘴朝大夫人就骂起来。

  “你看,你看,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她,她竟然敢骂我,你还不赶快地给我过去把她的嘴给我撕烂了。”大夫人手指着王妃让二房看,并命令二房上去打自己的女儿。

  王妃的母亲有些犹豫,但又怕大夫人生气了,别说自己以后的日子更难过,这女儿带着外孙看样子也要回家里来住,如果不打女儿一顿让她消消火,她会同意女儿回来住吗?不让女儿回来,女儿一个女人家,抱着孩子又能上哪去?为了女儿有个落脚的地方,就打这一次吧!

  王妃的母亲心里想着,手也就扬了起来,准备打向自己的女儿。

  “娘,你不要听她胡说八道。”王妃又气又急,但她抱着孩子没办法,只能在那里直跺脚,但她母亲却听得清楚,“你没被王爷休了?”

  “我好好的,他凭什么休我?娘,是她胡说一通,你也不问我,就跟着胡思乱想。”

  大夫人这才知道自己想错了,她怕王妃等会发起飙来,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就想着赶紧偷偷地溜走。可王妃怎能饶了她,把孩子塞给母亲,就冲了过去一把拽住了大夫人的头发,还没动手撕她的嘴,她娘抱着孩子到了她跟前,厉声制止住她。

  王妃心里此时就是有一万分的委屈,也不敢忤逆她娘的意思,只得松开了大夫人。

  大夫人原本梳得溜光整齐的头发,被王妃这么一扯一拽,散乱的就像扔在地上的一堆枯草。

  她恨恨地看了王妃和她娘一眼,气哼哼的扭身走了。

  大夫人一走,王妃的娘才笑了起来,她多年在大夫人那受的委屈,今天女儿算是帮她给报了。

  大夫人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去了书房。

  她到书房门口,门也不敲,直接推开门就进去了,见了老爷,什么也不说,站在那里直接就哭上了。相国看她头发乱糟糟的,心里就有些诧异,赶忙问她这是怎么了?

  大夫人这才停止哭泣,咬着牙恨恨地说:“被你那好女儿和她娘打的。”

  “她们为什么会打你?”相国知道虽说这大女儿在府里不受大夫人和她女儿的待见,一直也屡受着她们的嘲讽和欺负,但从来不会主动找她们的碴,二房若玉更人如其名,性情温婉如玉,别说主动找碴了,就是被眼前这位经常无端生事,也只会把什么苦都咽到肚里去。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她们冲上来就打,我到现在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大夫人的演技一流,几句话就成功勾起了老爷的怒火,而且若不为她作主,她跑回了娘家,给她爹和几个兄弟一说,那麻烦就更大了。

  想到这,相国把毛笔朝桌上一摔,“她真是大胆了,她在她们府里是王妃,在我这不是,况且你还是她的娘,她也太没大没小、没规矩了。”说完,相国气哼哼的先走出了书房,去了二房的房间。

  此时,王妃正和娘坐在屋里闲聊。

  相国到了房间门口,一脚把门给跺开,指着和娘说话的王妃厉声骂道:“我这相府还轮不到你撒野。你要么跟你娘赔不是,要么现在就给我抱着孩子滚出去。”

  王妃被他骂得愣愣的,一眼看见躲在父亲后面的大夫人,心里一下明白了,敢情是她恶人先告状。

  “爹,你为什么不问她我为什么打她?”王妃的余火还在,而且刚才打大夫人的兴奋劲也没有过去,听她爹不问青红皂白的骂她,一下子站起来就质问她爹。

  她娘看她这样,吓得不轻,赶紧拉她的胳膊,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不要再吭声了。她把娘的手一甩,看着她娘说:“这么多年你受的委屈还少吗?”然后转过脸,指着大夫人,“你敢把你刚才说的话讲给爹听吗?”

  大夫人一看这情况,就身子朝后撤,准备开溜。

  “成英,到底怎么回事?”相国喊住了要走的大夫人。

  “我,”她吞吞吐吐,她怎么敢说出来。

  “爹,我告诉你吧,她说我不守妇道,被王爷给休了。”

  “没有根据的话你就不要乱说,好好的一个家,被你闹得鸡犬不宁。”相国转过脸对站在他身后的大夫人责备着。

  “萱儿,就是你娘真的误会你了,你也不该动手,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的长辈。好了,把自己收拾一下,等会到书房来找我。”说完,相国谁也不看,转身就走了。

  王妃把脸洗了洗,去了她爹的书房。

  大夫人这时候也去了她女儿的房间。

  王妃到了父亲书房的门口,先礼貌地敲敲门,得到她爹的允许后,才轻轻推了门进去。

  “你等会还是去宫里一趟吧,孩子留在家里面让你娘先带着,到了宫里,如果有人问你,你就说是摄政王几天没有回府,你不放心,过来看一眼的,你是他的王妃,这个理由应该没人怀疑什么。”

  “爹,为什么不带孩子?”王妃有些奇怪,不带孩子,那她去宫里有什么用。

  相国依旧拿着毛笔继续练他的书法,头也没抬,“皇上到底是什么病,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我派人去御医院打听,御医院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果。你若是现在带孩子去了,孩子哭闹暂且不说,皇上是何等聪明的人,一看你抱着孩子去了,你的意图他一看就明白了。

  意图太明显,原本对摄政王的那点好感,对你孩子的那点喜欢,也会因为你抱着孩子过去,立马也会荡然无存,更别说有立他做太子的想法了。你不要看那些王爷领了他们的儿子到皇上跟前你就急了,他们那是在给自己掘坟墓。

  这平常不亲近,皇上一病,就都跑过去了,这意图太明显了,你说这谁都能看出来的事,依着皇上的脾气,皇上的心里就不动怒吗?

  所以,你只是去,去看看情况,别的话都不要说,在皇上面前不要说,在摄政王面前也不要说。”

  王妃听明白了父亲的话,正待要退去,大夫人的女儿带着丫环过来了,她指着要离开的王妃大声叫道:“卫萱儿,你给我站住,你凭什么打我娘?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你以为爬到了枝头,你就是凤凰了?告诉你,在这个家,你永远在我下面,我一天不死,你一天就在我下面。哼,以为自己现在是王妃了,你别忘了,你那王妃是我不要,扔给你的,你还当成宝了。”

  “你也不要在这给我放肆,你娘不懂事,跟你姐泼脏水,我没说她,就是给她脸了,你还跑到我这撒野,你是不是也不把我这个爹放在眼里了。”看到二女儿也来闹,相国猛地一拍桌子,动起怒来。

  王妃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弯下腰,把掉到地上的毛笔拾了起来,轻轻放到书桌上。然后,屈膝给她爹行了个礼,倒退了几步后,转身走了。

  相国的二女儿瞅着她的背影,眼里冒着火,牙也咬得咯吱响。

  “卫果儿,你给我坐下。”相国看她这样,对她厉声说道。“你姐这次来是有正事,你不要跟着你娘胡来。”

  “她一个妇道人家,能有什么正事?”卫果儿满脸的不屑,扑通一下坐到了椅子上。

  “你不知道宫里现在乱着呢?哪家的王爷和妃子不想着法儿让孩子到皇上跟前凑。”

  “爹,你的意思是想帮着那卫萱儿的孩子当太子。”卫果儿听明白了她爹的意思,立马就炸了,从椅子上一下子弹起来。

  “你不是要帮着赵晗沛吗?你不是说要把我许配给他,他以后是皇上,我就是皇后吗?你现在又帮着卫萱儿,爹,你到底怎们想的?”卫果儿急了,她觉得自己的皇后梦就要碎了。

  卫相国听女儿这么大声的叫嚷着,不仅心烦,还有点怕,他低声地喝住她,“你叫唤什么?不怕被人听了去,你的皇后当不上,爹的相国也被皇上给撤了。爹的相国没有了,别说赵晗沛了,哪家的世子、公子也都不会要你。”

  卫果儿这才敛住了声,嘴里小声嘟哝着:“在自己家里还这么紧张。”

  卫相国一听,有些生气了,“紧张?你知道什么,你别看这些人只是个下人,他们平常出去买个菜,办个事的,和别的府里的下人就不熟悉吗?你的话若是被他们听了去,他们当作个笑话再说给别的府里的下人听,然后再传出去,到时候人尽皆知,七王爷家就是想要你,也不敢要你了。就是他们要你了,皇上得到这样的消息,本来有意把位置给赵晗沛的,也会把这意思抹去了,他没了这位置,你的皇后上哪当去?”

  卫果儿听了爹的话这才开始害怕,赶紧问爹“爹,没人听见吧。”

  她爹瞅了瞅她,“以后说话做事注意点,像你娘那样,谁家的公子敢娶你。”卫果儿吐了吐舌头,忙不迭的点点头,“爹,我会改的。”

  “爹,赵晗沛从漠北回来吗?你什么时候去七王爷那?”

  “你一个小女孩家,羞不羞啊?”相国故意取笑他女儿。“赵晗沛这几天就会回来,他父王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让他留在漠北的,这你放心吧。”

  “爹,你怎么看出来皇上有意让赵晗沛当太子的?”卫果儿走到她爹跟前,手抱着爹的胳膊,抬头看着她爹,相国的心因为女儿的这个动作立马融化了,虽然这孩子平常刁蛮,但和他还比较亲近,不像大女儿只会跟自己告状、诉苦,让自己厌烦。

  “爹,女儿搞不懂,你既然觉得赵晗沛能当太子,为什么还让卫萱儿去皇宫,你让她直接抱着孩子会她的王府不拉倒了吗?”

  “傻孩子,谁敢保证赵晗沛一定能当上太子,爹,这是以防万一,毕竟皇上跟摄政王的关系较为亲近,什么都说不准。”相国刮了一下女儿的小鼻子,女儿气得直擦鼻子,相国一看,忍不住笑了。

  “爹,我不管,你一定要帮赵晗沛当上太子。”

  “那我也得先让他娶了我的宝贝女儿呀,不娶我女儿,他当不当太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爹,那个赵晗沛长什么样?”卫果儿把脸贴在爹的胳膊上,笑眯眯地问着她爹。

  “不知道羞,我见过他两次,高高大大的,一表人才!”

  今夜不忧伤



今夜不忧伤 https://www.twvod.com/Read/6148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