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王妃带着儿子出了王府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今夜不忧伤第五十一章 王妃带着儿子出了王府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一夜,王妃翻来覆去的,一夜都没有睡着觉。

  天还没有亮,她就到了奶娘的房间,把睡梦中的孩子抱了起来,拽过衣服就开始往他的身上套。孩子睡得正香,被她这么一折腾,小嘴巴一张,哇哇大哭起来。他这一哭,王妃抱着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奶娘看了,赶紧把孩子又抱了过来,掀开衣服把塞到了孩子嘴里,孩子才又呜咽了两声,含着沉沉的睡着了。

  王妃坐在旁边看孩子睡着了,心里突然有些犹豫。

  但她只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狠了狠心,把孩子从奶娘的怀里又抱了过来,只不过这一次她的动作很轻,孩子几乎没有觉察到有什么改变。奶娘帮着她把孩子的衣服穿好,虽然已是农历的五月,但早晨外面的天还有些凉,奶娘又拿出了小被子裹在了孩子身上。

  王妃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抱着孩子就要出门,奶娘把头发捋了捋,也赶紧跟着她往外走,只走了几步远,王妃抱着孩子吃力的转过身,对奶娘说:“你还是不要去了。”说完,她又转过身,接着朝前走,奶娘站在原地停了一下,想想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撵了上去,王妃看她又跟了过来,心里便有些生气,斜着眼睛看了她一下,口气突然变得很冷:“让你不要跟着,你又跟着过来干什么?”

  奶娘有些害怕这样的她,一听她这样说,赶紧低下了头,嘴里嗫嚅着:“我是怕孩子哭,怕你待会弄不好他。”

  王妃一听,心里的怒火蹭的一下子就起来了,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音量,把声音压到了最低,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这么早就抱着孩子出去,也不想让奶娘跟着知道她要去干什么,别说不让她跟着了,就连马车这趟出去她也不会坐的,她只能靠两条腿,自己把孩子抱到皇宫,有的事越少让人知道才有可能成功,她不能让任何人坏了自己的事情,即使就像奶娘只是想抱着孩子而已。但是听到她这样说,王妃就是更加不高兴,心里想,怎么我一个堂堂的王妃还能照顾不好一个孩子?尤其还是我自己的孩子,这样一想,王妃对奶娘更没有了好脸色,说话也更冲:“我自己的孩子我怎么就弄不好了,你赶紧给我回去,如果再跟着,我今天回来就把你会把你辞了。”王妃这句话一下子就把奶娘给唬住了,虽然没有转身就走,也绝对不敢再跟在后面了。

  王妃抱着孩子自己朝前走,但只是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她的胳膊就开始发酸发胀,她想找个地方把孩子放下来,让自己的胳膊缓一缓劲,可四周瞅了一遍了,也没有看见一个能放孩子的地方,她只好忍着酸疼,继续地朝前走。但时间越长,她越觉得胳膊更加难受,而且这时候腰也跟着发酸、发硬,她想用手捶捶自己的腰,但两只手都抱着孩子,又没有地方放孩子,她这会才发现她根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实在也是没有办法了,形象什么的也变得次要了,她把右脚朝跟前的墙上一蹬,把孩子放在她左边的大腿上,左手在后面紧紧地护住孩子不让他掉下去,这才腾出右手来,她赶紧捶了几下腰,但也只是舒服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她还得继续朝前走,这时候她的腰更加的酸疼,胳膊也是,不仅酸,还有些发麻,这时她才有些后悔,不该拒绝奶娘的好意,这时候,如果她能跟着,即使两个人轮流抱,最起码也能都歇歇手,这时候只是抱着就这么累了,也不知道平常奶娘都是怎么带孩子的,唉,如果奶娘这次不听话,跟在自己身后就好了,这样想着,她不禁就朝身后看了看,可后面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而且这一看,她心里感到特别害怕。刚才只顾抱着孩子朝前走,什么也没想,这会朝后看了一眼,才注意到这个巷口又深又长,黑里咕咚的,她的心跳的很快,好像马上就要跳出嗓子眼,她非常的害怕,脚下的步子不自觉地加快了许多,胳膊和腰的酸痛也都一下子忘记了,她只想赶紧走出这个好像永远走不完的巷子。

  她的眼泪也快要出来了,她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可她抱着孩子,她不能倒,她必须朝前走,走出去了,也许就好了。

  终于,出了巷口,终于,天慢慢亮了,这个时候,她才松了口气,她忍不住把脸贴在了小被子上,这个孩子陪着她走过了那段狭长的,乌黑的路,这个时候,她突然有了和这个孩子相依为命的错觉。

  她不禁笑了,笑自己的痴傻。

  心一放松下来,这累的感觉又上来了。正好,前边有个卖水的摊子。她像看到大救星似的,赶紧走了过去,对着摊主很客气的说:“大娘,我能借你的板凳坐一下吗?”

  “行。”说着话,大娘把板凳放到了她跟前,放好后又随手按了按,看是否放得牢稳了。

  然后自己也拉过一个板凳坐了下来,“姑娘,你这这一大清早的,抱着孩子去哪呀?

  王妃略微迟疑了一下,撒谎说:“回娘家。”

  “是不是和你家的男人生气了?你看,孩子都这么大了,还生啥气呀?什么事忍忍不就都过去了吗?”

  王妃听她这样说愣了一下,但她不想解释,也不想说话。

  “抱累了吧?来,我帮你抱会,一看你就是个大户人家的夫人,平常也没怎么抱过孩子,瞅你这抱孩子的姿势就不对。孩子的腰软,骨头还没有长好,抱着的时候得搂着他的腰,不然,容易闪着他。这会他睡着了还好,如果他饿了,渴了,再一哭一闹,小腿一蹬,一使劲,你还容易滑手,把他摔着了。”说着,大娘伸出了双手。

  王妃一看大娘的手是又粗又黑,指甲缝里好像还有些什么黑色的东西,她不想把孩子递给她,可自己确实也太累了,她的手也伸了过来,为了能轻松一下,她还是把孩子递了过去。

  她感激地冲着大娘笑了笑,并谢了谢她,这大娘不会说客气话,只是也对她笑了笑。

  抱了一会,大娘很小心的把孩子的小被子掀开了一个角,眼睛朝里面看了看,“这孩子长得真好看,这小鼻子小眼的,一看就随你。看,这小家伙知道夸他呢,这还笑了呢。你这个不知道焦不知道燥的小东西,你知不知道你都快把你娘给累死了,还在这里笑。”大娘逗着孩子,王妃听她这样说,也把头伸了过去,朝小被子里面看,孩子的脸红扑扑的,仍闭着眼睛在睡着,可不知道他梦到了什么,脸上笑眯眯的,非常得可爱。

  “姑娘,那有水,你自己拿着喝,喝好了就赶紧回去吧。孩子长的这么好,看看孩子,心里就是有啥烦恼也都该没有了,就是有什么天大的坎,看着孩子,慢慢也都能走过去。”王妃确实有点渴,可她看看盛水那碗,黑不溜秋的,她又有些犹豫。

  大娘哪知道她这心思,还以为她是不好意思自己拿,就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把碗拿起来,递给她,王妃赶紧接了过来,但只是拿着,还是不想往嘴边放,因为她又看见大娘的大拇指碰到了水,她的心里就觉得有些别扭,但大娘不知道,还一个劲地劝着她:“没事,喝吧!”

  王妃再不喝就不好意思了,她只好把碗放到了嘴边,但也只是抿了一下,湿了湿嘴,又放回到桌子上。

  放好碗,她也站了起来,把孩子从大娘手里接了过来,“大娘,谢谢你了。”

  “谢啥,”大娘也站了起来,把王妃抱孩子的手朝下放了放,“这样,你才能少累点,也才能护着他的腰,唉,带孩子,可不是个容易的事。”

  王妃跟大娘道了别,抱着孩子又继续朝前走,走累了就再找个地方歇歇脚。

  这样等她到皇宫门口时,已经有大臣陆续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看人出来了,赶紧朝旁边躲了躲,她是害怕她爹看到她,这一大清早的,自己蓬头垢面,爹是个要面子的人,这要是被他看见了,还指不定会怎么骂她呢?而且经过了这一路上的艰辛,她也不太想把孩子过继给皇上了。

  “你在这干什么?”突然有人问她。唉,王妃越是想躲她爹,她爹偏偏在上马车前一抬头看到了她。

  “爹。”她只好上前,并怯生生的喊了一声。

  “你这是怎么弄的?奶娘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怎么你连车也没坐嘛?你家王爷上哪去了?”她爹看她这个样子很生气,连声问她,虽然这会没有人注意她们,可她还是觉得很尴尬。

  “王爷进宫了。”她小声的回答爹。

  她爹一听,好像明白了什么,“那先上车吧。”说完,她爹自己先钻进了车厢。她跟在爹的后面,手里抱着孩子,眼睛还要注意着脚下的脚凳,显得很是吃力,但她爹根本不知道帮她一把,车夫坐在前面,眼睛朝前看,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困窘,没有办法,她只好自己一点点地走上去。

  她还未坐定,她爹就问她,“你这次来,是不是为了这孩子当太子的事?”她爹和她说话,从来都是直来直往,没有藏着掖着过,可她这会有些害怕让人听见。

  她爹看到她很小心的样子,就告诉她,“没事的,车夫耳朵听不见,你说你的。”

  “爹,”但她话还没说出口,眼泪就先下来了,因为她很累,也是因为觉得自己很委屈。别人家的王爷都知道把孩子带到皇上跟前了,唯有自己家这位,把孩子还留在家里。而且她现在已经不再觉得赵寒衣是自己想起来去皇宫的了,她执拗的认为一定是他的父王给他安排的,让他自己过去,只是为了堵住她的嘴。不然,一个九岁的孩子哪能想到这么多?

  不都是自己的孩子吗?凭啥就不带这个过去。

  她一哭,她爹的心里就特别烦,眉头皱得紧紧的,“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值得你这样哭鼻子吗?你好歹是个王妃,这个样子要是被别人看了去,别说王爷的脸了,我的脸都没地方放。”她爹这样骂她,她到了嘴边的委屈也不敢再说出来。

  “好了,把眼泪擦干,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她爹把自己的手帕递给她,她接了过来,因为手里还抱着孩子,只能囫囵的擦了一下。

  她爹伸手在车夫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车夫一扬缰绳,马撒开蹄子跑了起来,也许是因为颠簸,她怀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王妃赶紧把该在他头上的小被子拿下来,孩子的小脸已被小被子捂得通红,被子拿下来后,他刚透口气,转头一看,发现抱着他的不是平常那张熟悉的脸,哇啦一声又大哭起来。

  “你平常都是怎么带他的?怎么老是哭?”她爹听孩子哭,心里更烦。

  “平常都是奶娘带的,我只是偶尔逗逗他。”王妃一边开始想法哄着孩子,一边嘴里嗫嚅着说。

  “想法让他不要哭了,刚才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准备带他去宫里的,你以为去了他就一定能当上太子,皇上那个脾气,这要是到了跟前,看他哭哭啼啼的,心里一烦,别说你了,连你家男人都得被赶出来。”

  王妃一听,有点暗自庆幸自己正巧碰到了爹,不然到了皇上跟前,那可就真的糗大了。孩子太子当不上还是小事,王爷被牵连那就麻烦了。

  说着话的工夫,马车已经到家了。

  她抱着孩子跟在爹的后面下了车,一抬头,“相府”两个斗大的字赫然在目。看到这两个字,她的心猛地一酸,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这十六年,快乐很少,屈辱很多,她娘不是正房,连带着自己也受不到重视。

  孩子此时仍旧在不停地哭闹,她爹对她直摆手,“去,去,赶紧找你娘去。有什么用,连一个孩子都弄不好。”

  唉,在摄政王府,她是王妃,地位尊崇,说一不二,回到了娘家呢?

  她跟在爹后面进了相府的大门,“老爷,你回来了。”爹的正房大夫人不知从哪里突然闪了出来,她本来人就瘦,又学着年轻人用布带把腰围一圈,就更显得腰细的只有一拃,王妃从小就担心她那小细腰会一不小心被她自己闪断了。这还罢了,关键她的脸还长,颧骨又高,一涂上腮红,那是要多吓人就有多吓人。

  爹老了,但仍有一股温文尔雅的气质,想来年轻时应该有不少的女人迷恋他,他怎么会看上这个长相怪异的女人?从小,王妃对这点一直都很奇怪。直到长大后,她才知道大夫人虽然长得不怎样,可有背景,是一个王爷的女儿,而且还是正房嫡女。

  所以,虽然母亲长得娇俏玲珑,也深得父亲的喜欢,但她出身平常,不能给父亲带来任何好处,也就只能委屈的做一房妾室。

  因为母亲的身份,王妃从小在相府也没有受到过待见,虽说妹妹比她年龄还小,但从小就敢对她敢颐指气使,每次她在妹妹那受了委屈,找母亲哭诉时,母亲只会让她忍,她去找父亲,父亲不但不会责备妹妹,还会反过来训斥她不懂事,不知道让着妹妹。

  为了自己不再受委屈,她从小就发过誓,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

  今夜不忧伤



今夜不忧伤 https://www.twvod.com/Read/6148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