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王妃得知了赵寒衣的去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今夜不忧伤第五十章 王妃得知了赵寒衣的去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在赵寒衣跟随院长去皇上寝宫的路上,他意外的碰到了一个人,说是意外吧,却又好像是意料之中。这个人便是赵寒衣的后母,摄政王府的王妃。

  她匆匆离开了皇宫,并没有抱着孩子,孩子她是留在了家里?还是交给了摄政王?如果她是把孩子交给了摄政王,那为什么赵寒衣在皇上的寝宫里只见到了父王,却没有见到弟弟?

  这王妃匆匆忙忙的,又是要上哪里去?

  话还要从昨晚王妃发现赵寒衣不在王府说起。

  吃晚饭的时候,王妃让身边的侍女去赵寒衣的房间喊他到饭厅吃晚饭,当侍女急急忙忙赶到赵寒衣的房间时,发现他不在房间里,侍女以为他会在王爷的书房看书,便绕道书房看了一下,书房的门紧紧地关着,里面没有一个人。两处他经常呆的地方都没有找到赵寒衣,这让侍女的心里感觉有些奇怪,但她出来的时间已经不短了,要是太晚回去,她又恐怕王妃不高兴。但大少爷又不能不找,于是她让正在院子里扫地的一个侍女帮她四处寻找下大少爷,她自己则一路小跑回到饭厅回禀王妃。

  侍女到饭厅时,王妃正和奶娘一起逗着坐在奶娘怀里的小儿子,小儿子咯咯笑着,让王妃的心也跟着软软的,像要化了一般。

  侍女进了饭厅,把赵寒衣不在房间的情况告诉了王妃,紧接着,那个帮忙寻找的侍女也赶了过来,对王妃汇报说她在王府的其他地方也没有见到大少爷。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赵寒衣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不在府里面好好呆着,又能跑哪里去了?今天府里也没见来什么人,就是府里来人了,他想跟着人一起出去,照规矩他也应该先来她这王妃跟前说一声呀?王妃的心里此时感觉怪怪的,也就没有了心思继续再逗小儿子玩。

  她让奶娘把孩子抱走,自己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饭桌前,拿着筷子对着一桌子的菜发呆。愣了一会后,她才懒洋洋地夹起一口菜,但还未放到嘴边,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把筷子又重新放了下来。

  她的直觉告诉她一定发生了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清。她只知道王爷这两天都不在府里面,本来她也没当回事,王爷因为公事经常一出门就是三四天,对这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王爷这次走的匆忙,没有告诉她到哪里去,这她也没有在意,但赵寒衣紧跟着也走了,她的心里就有些奇怪了,王爷出去是有事,他一个小孩子出去能干什么?而且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是有什么事发生了吗?

  她坐在桌子前面考虑了很长时间始终也想不出一个头绪出来,突然她想起这两天好像车夫一直都呆在府里,并没有跟王爷一起出去。她赶紧让一直站在旁边伺候的侍女去把车夫喊过来,她要当面问他些话。

  侍女到车夫屋里时,车夫正和老婆一起吃饭,听侍女说王妃要见他,他赶紧把筷子放下,披了件衣服就随侍女急匆匆地朝前边的饭厅走去。

  到了饭厅的门口,虽然他刚才来时步子很急,这会他也不会贸然的就直接闯进去,而是自觉地站在饭厅门口的台阶下面,侍女进去跟王妃通报了一声后,传唤他了他再慢慢地走进去。

  他的身子略微弓着,身子微微朝前倾,头低着,动作很轻缓地进了饭厅,在离王妃大概有三四米远的地方站住了。

  王妃本来正在吃饭,看他进来了,把筷子放下后,很客气地问他有没有吃饭,他答应着吃过了,王妃仍招呼他到桌子跟前来,再随便吃一点。车夫天天跟着王爷一起出门,什么规矩都懂,和王妃一起单独吃饭,那是绝对不允许的,无论是什么原因,一旦被王爷知道了,不会被杖刑,也会被撵出王府。他在王府呆了已经快十年了,老婆孩子也都跟着他住在王府里面。虽然他只是个下人,但哪次出去谁也都会给他几分面子,有时还会额外挣点赏钱什么的,他可不会为了一时的贪嘴,把自己这吃饭的好营生给砸了。

  但王妃对他这样客气,他心里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他又不会掩饰,这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不自觉地已经表现到了脸上。

  王妃确实也只是和他客气一下,并没有打算真的和一个下人坐在一起吃饭。但让他坐下来,除了是表面上的客气,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为了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继而自己把什么话都掏出来。

  果不其然,这车夫很有自知之明,不但没有坐下来,而且王妃只是问了他一句,他自己就竹筒倒豆子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前几天,你送王爷去哪了?”王妃不喜欢说多余的废话,直接把想问的话说了出来。虽然她问问题方式显得有些过于生硬,但怎奈她的声音软软的、甜甜的,不仅不会让人感到反感,还让人觉得身上麻酥酥的,格外的舒服。

  “你说的是大前天的晚上吧?那天是皇上急召王爷进宫的。”车夫是个实诚人,有啥说啥,也不懂得藏着掖着,况且在他的心里面王妃是王爷的老婆,王爷的事也不需要对她隐瞒。

  说到这,王妃让站在旁边的侍女给车夫倒了一杯茶,车夫双手接过茶盅后,向王妃道了声谢,直接就一仰脖子把一杯茶倒进了嘴里面,把茶盅递给侍女后,又接着朝下说。

  “那天,天都很晚了,从宫里面突然来了个太监,说来也巧,当时我就坐在门口和老李头聊天,这一看宫里头来人了,我就寻思着弄不好王爷马上就要出去。我就赶紧地把马车套好了等在大门口,果然,只不过是一袋烟的工夫,王爷和那公公一起走了出来,王爷看我已经把马车套好了,还当着那公公的面表扬了我。”说到这,车夫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小小的得意。

  “那你知道王爷去宫里干什么的吗?”王妃对他受表扬没有兴趣,对他的啰嗦也有些厌烦,她只对王爷去宫里干什么感兴趣,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

  “王爷这么晚急着去宫里,听人说好像是因为皇上病了。”车夫把声音压得低低的,显得很是神秘。

  “皇上病了?什么病?”王妃的心脏不禁剧烈的跳动起来,她急迫的追问起车夫,忘记车夫只是个下人,不可能知道这些。

  “什么病这我倒不知道,只是第二天早晨,我还在宫门外等王爷时,看到别的王府里的王爷一个个急匆匆的带着他们的世子陆陆续续地进宫去了。”说到这句话时,车夫突然朝前走了两步,身子还略微朝王妃那前倾了一点。他这样一个动作,他的整张脸就离王妃很近,这让王妃觉得很不舒服,尤其是他好像刚刚吃了大蒜,一说话就冒出一股的大蒜味。可王妃心里就是再反感,这会她也不会表现出来,所以她虽然眉头微皱,身子却仍竭力的坐在那里,并控制住自己不把身子朝后撤。

  “后来,我看等了一夜了,也不知道王爷什么时候回去,就托了值班的太监进去问一声,王爷这才让他给我带了话。”车夫不知道王妃很讨厌他离自己这么近,仍那样的站着和王妃很小声的说。

  王妃屏住了呼吸,继续听他说:“王爷说他一时半会还不能走,如果能走的话,他会自己从宫里面找个车。王爷让我自己先回来,但我看突然来了那么多的王爷和世子,就想着咱府里的世子和小公子了,我就多了个心眼,问了那个跟我传话的公公,问他为啥今天会一下子来这么多的王爷和世子到宫里来,那公公一听我问他就轻哼了一下,说这些人都是冲着太子的位置来的。

  王妃,王爷这都进宫两天了吧,人家的世子和公子都去宫里了,咱家的都还在家里面呢,这要是太子的位置被人抢了去,可如何是好?”话说到这,车夫才把身子站直,但他的两只眼睛仍盯着王妃,显得自己很是关心府里的两个孩子。

  他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站在王妃跟前,连王妃脸上闪动的眼睫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他嘴里说着话,心里却在啧啧的赞叹着:“这个女人,她咋长得这么好看呢?”

  王妃听完了车夫的话,心已像擂鼓一样跳个不停,她在心里不断的思忖着:“皇上病了,看样子病得还不轻,不然不会大晚上的就把王爷给召了去,别的王爷也不会一个个忙的跟兔子似的,都带着世子往宫里面跑。唉,我家的这个傻王爷,平常就属他和皇上的关系最好,我还一直高兴着,以为这样老二当太子就板上钉钉了,可谁知道这到关键时刻了他连儿子都没有带去。看样子,我明个得亲自把儿子给他送过去。”

  这想知道的都知道了,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她的心也就不再慌乱,也不像刚才那样跳得厉害了。

  她重新把身子坐好,拿起筷子夹起一口菜放到嘴里,车夫看她吃饭了,很有眼色的准备退下去,王妃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脸朝要离开的车夫问了声,“你知道大少爷今天去哪了吗?”她问的很随意,她并不指望着车夫知道,问他这句话只不过是随口一问,知道了更好,不知道也无所谓。可车夫一开口,把她吓了一大跳,连筷子上夹的菜也掉到了桌子上。

  “我不知道大少爷去哪了,只是他一大清早和我聊天时问我王爷去哪了?”

  “你说什么?早晨大少爷就问了你王爷去哪了?”王妃的脸色突然变了,原本红扑扑的小脸瞬间变得苍白。

  车夫看王妃的口气里透着惊讶,心里不禁感到奇怪,“这大少爷问我王爷去哪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王妃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王妃看到车夫有些诧异的表情,才发觉自己一时没有控制住,有些失态了。

  她让自己镇静下来后,好像是很随意,其实是别有用心的跟车夫聊了起来:“这孩子大晚上的不在家,我这当母妃的心里担心的要命,光小红自己都去找一大圈了。这平常吧,我还会觉得孩子贪玩,不知跑哪玩去了。可今天是他的生辰,他的亲娘不又在了,我就得什么都想着,你看这一大桌子菜就是为他准备的。王爷不在家,这只能我们娘俩一起随便庆祝了。唉,这找了半天没找到,我还寻思这是这孩子心里难受,以为我把他生辰忘了,自己一个人跑他娘坟上哭去了呢。这一听你说他问他父王哪去了,这一定是去宫里找他父王了。唉,这后娘在他心里永远不是亲娘呀!”说完,王妃拿出手帕在眼角擦了擦。

  “王妃,你也别难过,大少爷现在是年龄小,等再大点,就能知道你对他的好了。”

  “但愿如此吧!”说着,王妃把手帕收了起来。

  “你也快回去吃饭吧,耽误你了这么长时间听我唠叨,真觉得对不住你。呆会你到管家那领二两赏银,给你家那小子买点好吃的。”王妃说完后,又把筷子拿了起来。车夫听了有赏银,心里是一阵欢喜,赶紧的谢过王妃,倒退着离开了饭厅,屁颠颠的找管家去了。

  其实王妃并不需要跟一个下人讲这些,只不过她刚才有些失态了,她不想让车夫怀疑什么,或者是出去了再胡说一气,给自己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影响。

  车夫听了王妃的话鼻子还真有些发酸,他觉得王妃虽说是个后娘,可对大少爷是真的很好。而且自己一个下人,王妃都能这样掏心掏肺的讲这些,说明王妃心真的很善。

  今天确实是赵寒衣的生辰,这王妃还真没有没错。前几年两人关系好的时候,王妃会在赵寒衣生辰的前几天就开始准备,要么给他亲手做一件衣服,要么给他买一样他心仪已久的小礼物。但自从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尤其是两人的关系日渐疏远后,王爷若是不在家,她就装作忘记了这件事,王爷要是在家呢,她就吩咐厨房做几个赵寒衣爱吃的菜,草草的了事。反正王爷一个大男人家,也不会在意这些小事。

  今天这情况,是她觉得两人的关系不论是真是假,毕竟有所缓和,她就想着给他好好过一个生辰,让他念自己一个好。可谁知他不仅不在家,还有可能去了皇宫。

  他不在家王妃倒无所谓,给他过不了生辰,王妃更无所谓,但他若是去了皇宫,王妃就不可能再淡定了。

  她无心再吃饭,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门,扑通一腚坐在床上面,嘴里嘟哝着:“别看这孩子看年龄小,心眼子倒不少,知道找车夫问他父王的去向,比我想的还早了一步,唉,这一步错了,有可能以后都得跟着错。说什么我都不能让他把太子的位置给抢走,明天我就抱着孩子去宫里。”

  今夜不忧伤



今夜不忧伤 https://www.twvod.com/Read/6148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