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白眼狼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医士无双第191章 白眼狼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小镇咖啡馆。

  一名华人青年的样子尤为引人注目,他神情紧绷,嘴里不断说着他们听不懂的汉语,时不时呵斥,又忽然转了语调轻生安抚。

  虽然这样很不礼貌,影响了公共场合的秩序,但周遭的客人也都能理解,在他的身上应该正发生着什么了不得大事。

  或许,他的妻子正在跟他吵架闹离婚?

  又或许,该死老板正在让他赶回公司,剥脱他可怜的悠闲午后时光。

  “慢点说,你慢点说……”

  “着急没有用,冷静下来童涵!”

  “玫瑰疹?腹泻、呕吐、高烧?传染病?”

  “好,我知道了,你先把电话给那名医生,我来跟他说……”

  周一生在不断引导,直到他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即便他也是慌乱的,但是事关人命,而童涵一人也解决不了问题,那只有他能远程遥控处理问题了。

  先不管别的,无论是报警、联系大使馆,还是联系张大爷都需要时间,在此之前,童涵与唐毅都需要一个容身之所。

  很快。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声:“你好。”

  周一生听到对方声音的瞬间,甚至有破口大骂,法克他十八代祖宗的冲动,到底是什么样的医生,能做出拒诊,将人赶出医院的举动?

  明知道病情严重,更是放任治疗?

  可是,他还是强压着怒火,尽可能淡定的说道:“你好,我,包括你现在拒诊的两位病患,都是来自华夏的中医治疗小组成员,你们拒诊或许有一定的理由,但我现在没时间给你扯这些……”

  “给我些时间,让我联系人去接走他们,在此之前,我需要你们对他们提供短暂的收容。”

  “先生,你可能不了解情况,那是传染……”

  “两百万宽扎,天黑前,我让人带走他们!过去的人,会支付给你们。”

  粗俗原始的地区,没有什么比金钱还能驱使一个人了。

  就算周一生现在想给他两百万冥钞送他下地狱,但面对如此紧急的情况,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而对方的答复,令他更为窝火,因为……

  他答应了:“那么,好吧,我会提供帮助,但这是交换条件。”

  很直白,很果断,也很冷血。

  等对方将电话重新递给童涵,周一生道:“跟着他们回到医院里,天黑前我会找到人带你们离开,安心等着,不用害怕,有我在!”

  “可是我怕,周周……”

  周一生深吸一口气,安抚着:“唐教授病危,我总要联系人去帮助你们,听话,勇敢一些!”

  终于,电话还是挂断了……

  周一生愤怒的挥拳打在空气中,样子滑稽,但周遭并无人耻笑,甚至有一个中年的男客人对他举杯:“嘿,哥们,放松一些,这世上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乐观一些总比陷入沉重要好,然后笑着去面对吧,上帝会保佑你。”

  不少客人被善意所感动,皆是符合:“是的,上帝会安排一切的,兄弟!”

  虽说周一生不信上帝,但他心中的怒火,也湮灭了大半。

  扫视众人,递去感激的目光:“谢谢各位,一人一杯啤酒,我请!”

  随后。

  周一生也不敢耽搁,快步来到吧台:“算算多少钱,另外……你们这里有卫星电话吗?能给我用一下吗?”

  卫星电话虽然可以双向拨通,也就是说,普通手机可以打给卫星电话,反之亦可。

  但是卫星电话的信号源更强,如果周一生用手机打给张大爷的卫星电话,单向信号接收可能不会太好,毕竟传输与接收都很吃信号源,事态紧急,他可不想有半点耽搁。

  “ok,稍等,我去取来给你。”

  拿到电话,周一生立即按照手机记录号码,打给了张大爷。

  电话自然处于连通状态,只是半天没有接通,第一次未接听,周一生接着打第二次,只能手机能被接通,总会有人接听。

  接二连三,到了第四次,电话总算被接通了。

  “你好,请问是哪位?!”

  听到张大爷的声音,周一生松了口气:“是我,爷爷。”

  “一生?”张中建愕然,“你用的是谁的电话。”

  “我在集镇一家咖啡馆借来的,出事了,唐教授病危,童涵带着她前往当地医院就诊被拒诊,听对方的描述,可能是牧区传染病。”

  腹泻、呕吐可以理解为急性肠道炎,在这个病程中患者也会发烧,但如果配合上玫瑰疹这类病毒类型的皮肤疱疹,大概率就是传染病毒。

  而二人所处的地方,也是此类病情的高发区域,要是换一个地区,即便存在玫瑰疹,也不会往传染病毒的方向靠拢,但此类病症就是有地域性病发性,有牧区滞留史会率先考虑这个方向,算是一种医学常识。

  周一生迅速介绍了情况。

  张中建一听,显然吓了一跳:“什么?小唐病危?传染病……”

  “对方怎么会拒诊?”

  “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拒诊是事实,对方似乎没有抗菌药物,所以进行推脱……爷爷,来不及了,还是尽快想办法,对方只会收容至天黑前,这还是我答应对方提供两百万宽扎的补偿。”

  “两百万,呵呵,真是一群白眼狼啊!”张中建冷笑一声,周一生知道他的意思,不过张大爷也没有多余抱怨:“地址在哪儿?我现在联系中铁的人帮忙,看看当地有没有咱们的援助公司,童涵的情况怎么样?电话能打通吗?”

  周一生道:“您还是别给童涵打电话了,她现在情绪失控,直接安排人吧。”

  迅速道出地址,周一生又补充一句:“我现在在外面办事,两个小时回去后再联系您,您有情况记得跟我说一声。”

  “知道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哎,原以为安安稳稳不会出事,怎么就……哎。”

  如此情形,是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

  甚至,如果不是周一生凑巧来到集镇,看到了童涵的微信求救,事情到底会演变成什么程度,实在是不好说。

  又宽慰了爷爷几句,两人挂了电话。

  周一生归还了电话,支付了酒钱,也没忘记给老贺他们带去晚餐。

  只是出门后上车,他微微迟疑……

  要不要去一趟首府,看看童涵与唐教授的情况?

  与童涵的友谊或许短暂,但周一生的朋友屈指可数,她绝对算是一位,直到现在,他耳际里似乎都回荡着童涵方才的悲恸哭喊。

  而唐教授也令人担忧,走中西医的前辈,周一生对他无比敬重,当初有心求教虽然没有继续下去,但从唐教授身上也得到了很启发,算是半个老师。

  但仔细想想,还不知道他们要被送到哪里就诊,先等张大爷的消息,再做决定吧。

医士无双 https://www.twvod.com/Read/6062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