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翻脸(求月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医士无双第122章 翻脸(求月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自那天后,时常呼唤爸爸的婕拉儿,再没有提及这个字眼。

  时常能看到枕头上的泪痕,可小家伙从来不在旁人面前摆出悲伤的情绪,这件事渐渐被其他人发现,所有人都无比心疼,变着法逗她开心。

  可好吃的鸡肉汤也无法取悦,小家伙有时候会拒绝用餐,说不饿。

  没办法,周一生只能强迫她吃:“荒原的鬣狗最喜欢瘦弱的小孩,如果你不吃,他们会来吃掉你,因为你的身上还有伤口,他们对鲜血非常敏感,吃了东西,你的伤口才会复原,不会引起它们的注意。”

  周一生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这样哄骗一个孩子。

  老套路,什么大灰狼吃孩子,听起来极度羞耻,可当真正面对孩子时,看着她一口口吃下饭,忽然觉得好有成就感。

  而最搞笑的是,即便周一生这样恐吓,但他从未让小家伙讨厌过,因为将话语原本翻译过去的是阿卡,阿卡表示背锅的滋味不好受。

  又是三天。

  婕拉儿退烧了。

  周一生的脑海里回响着系统祝贺的提示声——

  【医疗成就点+10】。

  医疗成就点的数额,重新回到了15点。

  欣喜不止于此,最主要的是小姑娘的健康得到了恢复。

  伤处愈合的很不错,但她还不能下地走动,植皮处的区域呈现着可怕的凹陷,新生长的肉可能仅仅在皮下覆盖了一层而已,稍微的碰撞就会让伤口重新崩裂。

  周一生教她一些床铺上的肢体活动动作,小丫头很听话的照做了。

  “下午想吃什么?”周一生在她身旁,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吃饭的动作。

  婕拉儿的理解能力很好,一些简单的意思不需要阿卡翻译,就能理解。

  “土豆。”

  周一生也能听懂一些简单的词语了,所以他摇了摇头:“还有呢?”

  “玉米!”婕拉儿双眼放着光亮,她的确很喜欢吃这两样东西,周一生为她专门制作的中餐,她竟然并不领情。

  “好吧,土豆,但鸡汤一样要吃,可以吗?”

  “嗯。”婕拉儿开心的点头,是真的很开心呢。

  当地土豆的吃法,就是炙烤后,沾着粗盐,有些人连皮都一起吞咽下去,但周一生不允许婕拉儿这么做,为她剥皮后才将土豆递给她。

  婕拉儿将小饭桌上的鸡汤,向着周一生推了推:“何。”

  周一生常常对她说汉语,她学会了几个简单的字眼,就是咬不准音调。

  “我不喝,都是你的。”

  婕拉儿摇头,坚持着自己的固执想法:“何。”

  明亮的小眼神,写满了固执,周一生拗不过她,就端起来喝了两口,小丫头就又笑了起来,大眼睛眯着,墨绿色瞳孔的亮光,尤为耀眼。

  “老师。”吉拉忽然进来了。“有病人来了,腹泻、腹痛,伴有发烧。”

  周一生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患者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陪她一起来的是他的父母,他们手上还拎着一只饲养得肥硕的活鸡。

  这已经不是第一位主动到来的患者了。

  在婕拉儿逐渐康复,明杜就到处宣扬起来,他欣喜与妹妹的康复,也经常过来陪婕拉儿聊天,于是乎利矣亚部族第一个逃过爆zhà dàn的患者出现了,周一生的医术得到了认可。

  最近接诊了四位患者,诊费都是一只鸡,或是一袋土豆。

  周一生开始是拒绝的,但拦不住病人的热情。

  所以婕拉儿有了新鲜的鸡汤喝,只是很少能吃到她喜欢的土豆。

  貌似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情况发生了改变。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周一生仅仅是带着患者来到诊室,阿桑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嬉笑着与周一生、诺德拉、阿卡打招呼,却对其他人视而不见。

  然后,坐定在了办公室前,静静看着周一生问诊,一副虚心好学的模样。

  学习是真的,但并不是全部。

  他更像是一个监视者,绝对杜绝周一生的中医用药。

  是的。

  在第一位患者上门时,两人为此发生了争吵,如果周一生要诊治,就不允许使用草药。

  周一生那个气啊,却也无济于事。

  离开的打算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等婕拉儿完全康复,能够下地后,他们一定会选择离开。

  而在这之前,上门的患者也不能不救治。

  问诊、处方、注射,周一生完成了所有工作,并且预约了明天复诊的时间,病患离去。

  阿桑旁敲侧击:“嘿,周,这不是很好吗?我们需要你,你应该留下的。”

  周一生懒得搭茬,仅是白他一眼,就重新回到了婕拉儿的手术室。

  阿桑也不觉得尴尬,嘿嘿笑着……

  周一生坚持的同时,德西三兄弟也在坚持,他们是想让周一生留下来的,但依旧不想让草医治疗,双方陷入了僵局,但从情况来看,没有一方会做出让步。

  夜晚,周一生哄着婕拉儿入睡,照惯例打算联系一下国内的老爹和爷爷。

  但电话还未打出,卫生诊所的院落内走进三个人。

  两个人比较眼熟,是曾经送奥萨斯来的部族长老,另一个则是中年妇女,看来约莫四十岁,穿着打扮的比很多村庄妇女都要漂亮。

  “尊敬的周,恳请仁慈的你伸出援手,救救奥萨斯吧。”

  “他快死了!”

  周一生早已将奥萨斯抛在了脑后,没想到他们又找上了门来。

  他正要询问情况,可不等开口,那个女人就直接跪了下来:“求求你,救救我的丈夫,我愿意奉献我所拥有的一切,只要他能活命。”

  女人很聪明,也有心机。

  她害怕周一生拒绝,所以提前跪了下来,想要软化周一生可能存在的冷硬态度。

  “他怎么了?”

  女人激动地说了一大堆,咳嗽、出血、呼吸困难……

  最后还是阿卡解释道:“她说是肺痨。”

  患者家属认定的病情误差很大,而阿卡也说明,当地对这种病症都归结与肺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肺结核。

  但周一生却不这么认为。

  缺少医学常识的人只会进行臆测,当地水平低下的医疗情况,会对各种严重病症进行夸大描述。

  而结合奥萨斯的情况,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人,只是突发重度感冒而已,系统当时对他的扫描结果,并没有肺结核延伸趋势……

  另外,这么短的时间,肺部结核球不可能迅速生长,肺结核感染大多会有一个过程。

  对于是否救治,周一生并没有任何可犹豫的。

  病人与罪人是两种概念。

  医生的眼中,只有病人。

  但是。

  阿桑一如每次有患者上门时一样,准时准点的赶到了。

  “图拉,是什么给了你踏足我这里的勇气?”

  妇女悲怆的看着阿桑,乞求着:“原谅他吧,求求你,阿桑酋长,他真的需要救治,我们的小儿子只有十岁。”

  而她的话并未说服阿桑,反而戳到了阿桑的痛楚:“那么婕拉儿呢?婕拉儿只有基普,她只有不到五岁!谁来管她?昂?告诉我,告诉我啊!”

  阿桑在咆哮,而他并没有意识到屋内的婕拉儿是能听到的。

  周一生恼了:“td闭嘴,你非要让痛苦永远无法释怀吗?”

  眼看周一生嘶吼着指着屋内,阿桑登时懵了,他疏忽了,也在后悔。

  “走,带我去看看奥萨斯的情况。”

  可阿桑还要制止:“不……”

  周一生没让他说完,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我要救谁,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而且……你的药品我不会乱动,婕拉儿快康复了,等我从奥萨斯的住处回来,我们就会离开。”

  这些天,周一生已经受够了这一切,德西三兄弟的态度令人恼怒。

  周一生不是圣人,更何况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

  目送着周一生离开,阿桑气急败坏的跺脚,只能跑回去汇报消息。

  院落里的草医,有一半跟着周一生前往,另一半则流露着如释重负的神情,自发地开始收拾东西了,总算要离开了,他们也早就受够了这样的窝囊气!!

医士无双 https://www.twvod.com/Read/6062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