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我同你港啊【求推荐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医士无双第56章 我同你港啊【求推荐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爷孙俩的话,令场间沉默起来。

  不单是几位老人,包括在侧的两位中医院护士也深思起来……

  中医能不能治疗癌症,周寿明不能给出标准答案,或许曾有过抑制病情的个案,但这并不足以说明问题,没有临床数据支撑,以及例如西医放化疗的标准化治疗流程,中医治疗癌症永远是一个空口白话。

  当下社会,中医治疗癌症的声音很多。

  但在正经中医眼中,这是莫大的悲哀。

  治疗,怎么治?治疗的方案对几个人有效,提升患者病中生存时间是多少?某些所谓治疗癌症的中医根本给不出答案。

  当然也不能否定他们的能力,以及的确有过良好的收效,可单凭个案扯什么治疗癌症,没有半点说服力,同时也只会给命悬一线的患者,增添无谓的希望,到头来结果惨淡,医生可以用多种理由搪塞,可患者只有万念俱焚。

  不敢说人家是为名为利,可拿不出切实证据就高筑楼台,是没有半点根基的,最后的结局只会是——

  眼见他起高楼。

  眼见他宴宾客。

  眼见他楼塌了。

  口碑、牌子坏了,就不容易立起来了,累及所有中医,可谓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许久。

  老者删掉了大段文字,手写ipad发声,仅有两个字:“受教。”

  他又急忙招了招身后的护工,护工会意后,从挎包里拿出里纸币交给老人,老人连忙写着字条,很快递给了周寿明。

  周一生好奇偏过头去瞧,上面写:“平时有服中药,种类杂,并无固定方案。药苦,折磨;月前得一方,张梦如方,不知是否可行。”

  老人掏出纸笔交谈,足可见是信任了周寿明。

  周寿明却是没想到老人没有固定方案,那这么看稳固病情的缘由,真是鸿运齐天了。

  药真不能乱吃,特别是他这样的患者,否则适得其反,将放疗打下的根基毁于一旦。

  “吃过吗?感觉怎么样?”周寿明问道。

  老人又要来纸笔:“吃过一副,穿插,未固定,不敢乱来,但感觉还不错。”

  周寿明没着急回答,陷入沉思。

  周一生颇为好奇,忍不住小声问:“张梦如是?”

  爷爷偏头道:“老前辈,与你祖师一样,当年第一次国医百大中的一员……不过,老人应该在六、七十年代就去世了,年代久远,许多经验方不知真假。”

  说到这里,爷爷看向陈老:“陈老弟既然有服中药,为什么不询问之前那位医生?他对你的情况最为了解,也给出过相应方案,应该请他辩证才对。”

  陈老再次书写:“余大夫半年前在港城去世,前方也是他给出的,让我尝试,但用药烈性,不建议长期用,他知道张梦如有相关经验方,让我寻找,可结果方子找到,人已经不在了,我不敢乱用。”

  如此情况就没办法了,而陈老现在的意思,显然是想求助与周寿明。

  爷爷考虑一番,点头道:“如果陈老弟信得过,先将以往病例和最近检查报告单给我,包括在使用的方子与张梦如方都拿给我看看,我需要辩证,至于方子……最近还是不要乱用了,年代久远,我们并不知是真方假方,看后再说。”

  “好!”

  后面就无太多客套,陈老交谈不便,道别后就离开了。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第一天义诊宣告结束。

  爷孙俩直接回了自家诊所,不多时各个义诊点的人就都回来了,简单统计接诊人数,汇报作完,约定了明天开诊时间,人群才散去。

  医务科主任想安排饭局,被爷爷拒绝,一天忙下来是真累啊。

  老爹是爱玩的人,却也没心思参与,他着急想要知道义诊对诊所带来了多大的‘销售额’。

  等进门后,一问柳姐,老爹乐开花——

  “来了二十八位开药的患者,大多开了三个疗程的中药,单卖药咱们今天收入一万五千多。”

  “哈哈,太好了,看来我的广告牌没白打啊,一副展架二百多呢。”

  提起这事儿,爷爷就气不打一处来,却也懒得理会儿子,只是略微狐疑:“我开了这么多药方吗?”

  周一生想了想,点头道:“差不多吧,今天咱们的义诊点,接诊了三百零六位患者。”

  系统内的b级扫描检测功能经验已经达到了{7951000}。

  每一个爷爷的患者,周一生都没放过,数据肯定不会出错,十比一的开药患者,算是比较不错了,爷爷也并没有主动推销过自家诊所,当有病患主动要求中药调理时,才会动笔写方子。

  至于一万五的药费收入看似多,平摊下来一人消费也就五百多块钱。

  比起某些单副药就五百、一千的诊所,周家诊所简直是业界良心。

  老爹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两天辛苦一下,等义诊忙完,咱们一家聚餐,吃顿好的,小柳把你老公、孩子也带上,哈哈哈……”

  晚饭后。

  爷爷并未休息,让周一生从书柜里找出许多书籍开始翻阅。

  老爹凑过来,一见就好奇起来:“石上疽?疑难杂症,大毛病啊!今天遇见的?”

  爷爷没说话,周一生则点头:“嗯,鼻咽癌,病情稳固,想找爷爷给点建议,顺便有个方子要验验。”

  在中医上,鼻咽癌可以称之为‘石上疽’。

  但正如周从术的反应一样,并未直接将石上疽与鼻咽癌挂钩,因为石上疽可以作为鼻咽癌的称呼,也可以作为鼻腔内於肿病症的统称。

  还是那句话,对于癌症,中医理解并不深入,没有一个硬性标准指标。

  “鼻咽癌啊,那可是大问题,什么阶段了?怎么跑到义诊点去了?难道没钱治?”老爹一股脑的问题抛出来,引得爷爷烦躁起来。

  “别吵吵,一边儿去,没看忙着呢吗?”

  老爹吓得连缩脖子,干脆扯着儿子问:“啥情况,说说啊,癌症患者我的意思是别乱收,想看好难,看不好又是问题。”

  周一生直接白了老爹一眼:“你这话对爷爷说呗,你要敢说,我把我这么多年存下来的钱分你一半。”

  老爹心动啊。

  他可知道儿子平时不乱花钱,而家里月月两千的生活费也没断过,儿子一个大学生涯少说能攒下七、八万,要是再算上逢年过节的压岁钱,吼吼,厉害了。

  “行了,你也别激我,我说的就是实情,能不接就不接,咱家是小门小户,惹不起dà á烦,我可不是拒诊,其实也是对病人负责。”

  嘿,啥话都被老爹说了。

  周一生也是来气了,干脆道:“也是,人家一看就非富即贵,一个老人家,万一出毛病了,家属闹起来,咱家可承受不起,人家上一位中医主治还是港城的名医呢。”

  周从术一听,两眼直接一瞪——

  “等会儿……”

  “怎么说的?上一位中医主治是港城名医?”

  “一般人能找港城去?”

  某人瞳孔深邃,话锋一转:“我同你港啊,港城名医不见得比你爷爷厉害……那位患者确定要让你爷爷看了?当时什么情况,你倒是说说啊。”

  呵呵呵。

  见钱眼开周从术。

  周一生是无力吐槽了。

医士无双 https://www.twvod.com/Read/6062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