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无题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医士无双第48章 无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17年5月14日,有这样一片报道被多家媒体转载——

  奇迹!

  医护人员坚持抢救,男子‘死亡’30分钟后被救活。

  患者心跳、血压、呼吸均为0,且已经过了10分钟,符合死亡标准。该院急救医生坚持不懈,经过二十五分钟持续抢救,超三千次复苏,患者奇迹‘复活’。

  首先,我们不能否认这例病人抢救案例的成功事实,新闻媒体对于生死的界定总不会出错,但在报道的详情上,显然经过了添油加醋的美化效果。

  要知道一个事实,大脑对缺氧的耐受性是极低的,真正的缺氧,会在五秒内导致脑细胞开始死亡,十五秒以上就会造成大脑的真正死亡。

  有人或许会觉得奇怪……

  不对吧,游泳憋气时还能憋两三分钟,按照这样计算,我早死几百次了。

  实则,这里存在一个误区,缺氧意义界定要区分特指的情况。

  人在憋气时,气道、肺部还有残余的氧气,在这个过程中称为不完全缺氧,体内残余的氧气的确足够人体支撑一段时间,当体内残留氧气消耗殆尽,就到达了‘完全缺氧’状态。

  而在这种‘完全缺氧’状态下,五秒就足以让脑细胞踏上死亡之路。

  类似于这样的报道数不胜数,且报道方还是国内知名媒体。

  的确,这样的宣扬对医护工作者有一个正面宣传效果,提升正能量。但还有一个极大的弊端,误导读者以为‘呼吸、心跳、血压’归零后三十分钟,还是有抢救的希望。

  周一生不知道小虎的爷爷奶奶在家耽搁了多少时间,但他知道,从老郑两口子所在的小区,抱着这么大的一个大胖孙子,以老人最快的速度奔跑,也需要四五分钟。

  如果再加上诊所内的抢救过程、气管切开过程,这里面所耗费的时间是不可想象的。

  情急之中,没有人会去想到计算时间,而在慌忙中,时间的流速似乎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

  直至最后……

  系统给出了答案。

  不完全缺氧时长大于10分钟以上,脑细胞坏死的概率999。

  所以,周一生到底成功了吗?

  是的,成功了!

  平生第一次手术结果,在系统的帮助下,以成功宣告完成。

  可对于整个抢救过程而言,这是极大的失败,虽然失败的原因不在于他,甚至他竭尽所能做了自己应该做得所有事情,但初次面临极端事件时,人内心的感受,无法言语。

  如果那天在电梯里,周一生听到了程惠民的一番话,他或许就会明白院长的深意所指。

  那种救死扶伤的成就感,只有在成功时才会得到。

  而反之,便可以想象,要比大麻还要爽的感觉的对立面,是一种怎么样的境遇。

  一个人的情绪会很容易传染给旁人,无论喜乐或悲哀。

  爷爷是第一个读懂孙子的人,现在想想……是啊,时间耽误的太长了。

  他沉默得走了过来,将周一生拉了起来,没有劝慰,只是道:“起来吧,地上凉。”

  柳姐却隐忍不住,从抢救时的茫然,到周一生强势翻盘,原以为那胖乎乎比她儿子小不了几岁的小不点就没事儿了,可现在——

  “是,晚了吗?真得晚了?一生,你告诉柳姐!”

  周寿明皱了皱眉,想要训斥,却欲言又止。

  反观周一生,转头时便潸然泪下:“咱们尽力了,说不定……会有好的结果吧。”

  好的结果?

  赌那01的可能?

  周一生都觉得自己的话好好笑哦。

  ……

  西城医院。

  距离诊所最近的三甲医院,三公里,四条街。

  西城不发达,晚高峰也很少堵塞,不考虑交通问题,以正常行车速度抵达医院,其实只需要八分钟左右。

  而救护车,只用了六分钟。

  接车、接诊、抢救,乌泱泱的急诊科乱成一团,却乱中有序。

  老郑两口子情绪崩溃,被拦在了抢救室的外面,唯独老爹周从术被接诊医生询问,也仅仅回答了两句——

  “对,气道阻塞,老人送来时说果冻引起的。”

  “海氏急救法无效,只能紧急做了气管切开术……”

  “你做的?有执照吧?!”

  老爹心里跳了一下,连忙道:“对,我做的,开诊所能没执业证书吗?”

  一旁刚赶来的耳鼻喉医生瞥了一眼:“原来是耳鼻喉的?低位切开,厉害啊,异物阻塞在第2个气管环处,你要是常规切开2-4气管环,就算插管急救也通不了气,那可是果冻啊!你是怎么发现的?”

  短暂的惊叹后,老爹在一群医生惊叹的目光下被送了出去。

  可他也是懵逼的。

  仔细回忆起早就不知丢到哪个脑沟里的气管相关知识,同样震惊不已。

  那种情况下谁能考虑果冻卡在哪儿啊?

  儿子慌乱之下,估计也没数气管环,直接下刀了。

  这算是……

  瞎猫碰上死耗子?

  急诊科内。

  老郑两口子还在哭喊,郑老婆子已经疯了,状态近乎癫狂,所幸看到周从术时,没有再一次拳打脚踢,她的情绪根本不足以支撑她做出正常的思考,即便是之前,也是沉浸在恐慌与自责当中。

  郑老头倒是还有点逻辑,周从术和护士一块劝慰着要到了郑家儿子的电话,单凭两个老人,在医院可做不了主。

  电话是护士打的,周从术没插嘴。

  急救结束,他现在要从现实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了。

  下了刀,就有了牵扯,诊所这遭惹出的麻烦到底有大,要看最终的抢救结果,以及郑家人的态度。而更为关键的是……

  正如老爷子所说,一定一定一定要咬死一件事——

  动刀的是周从术,不是周一生!!

  ……

  约莫半个小时。

  郑家儿子、儿媳姗姗来迟。

  在秦中这座城市,从工作地点赶到位于离家不远的医院,速度已经算很快得了。

  抢救还在持续……

  也在这时,周从术主动告知了所有的事情经过。

  儿子、儿媳并未有什么表态,整个人处于彷徨与迷茫之中,直到又过了二十分钟后,方才那个与周从术搭话的耳鼻喉医生走了出来,才呼唤道:“家属,郑小虎的家属到了没有……”

  儿媳拦着父母没让过去,郑家儿子快步迎了上去,随同医生向着办公室走去。

  周从术想了想,也跟了上去,直至到了门边:“让我旁听一下吧?我是抢救医生。”

  那人凝视周从术一眼,哪能不明白他的想法?

  诊所抢救,动了刀子,那可是莫大的勇气了,而在这份勇气背后,就要负担巨大的责任,同为医生,他能理解周从术的忧虑,随之让他跟着进来了。

  办公室里,医生端了两杯水给二人,稍缓了口气,才转入正题——

  “情况暂时不好说,但生命体征已经稳住了。”

  听到这话,郑家儿子松了口气,在他看来,生命体征稳住了,应该就有希望,而且医生措辞并非‘暂时’,而是已经。

  可周从术的表情却不明朗,在等待了几十分钟里,他早已预想了多种结果,长时间的缺氧所导致的问题严重性,身为医生他再清楚不过。

  然而现在,他不好开口,一切要等医生告知。

  郑家儿子是一个急性子,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气血方刚,正是觉得自己能承担一切重压,顶天立地的时候:“大夫,您就说吧,只要人还活着,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能接受。”

  医生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却沉默了几秒,事情并非家属想得那么简单啊,可医嘱总是要下的——

  “长时间的大脑缺氧,会导致脑细胞坏死,就现在情况来看,孩子已经丧失了自主呼吸功能,需要用呼吸机进行给氧,这里面牵扯到一个医学概念,脑细胞坏死后会促成两种结果……”

  “一种是我们常说的植物人状态,大脑还存在低级反射,有苏醒可能。”

  “另一种就是不存在任何反射,处于脑死亡状态,但也能依靠呼吸机完成人体机能循环,但以现在的科学认定,患者苏醒的可能性为零。”

  “暂时,我们认定结果为前者,脑电波尚存,但患者年龄太小,大脑、身体机能发育不完全,之后是否会恶化,谁也不能保证,您……懂了吗?”

  懂了吗?

  郑家儿子用肢体语言告诉了医生,他懂了。

  前一刻还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一秒已然如同一滩烂泥般跌坐了下去,眼泪夺眶而出,嚎啕的大哭响彻屋内,又穿透了门板,回荡在整个急诊科内……

医士无双 https://www.twvod.com/Read/6062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