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三节:平淡(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马林之诗二百五三节:平淡(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把那些小子锤了一遍,马林提着世界树锤子回到了导师席上,路过战神教会的导师席时,那位夫人叫住了马林。

  出于对一位夫人的敬意,马林停了下来:“有什么事吗,夫人。”

  “你真的非常适合战神之道,孩子。”这位夫人开口就差点让马林跑了——你们战神教会怎么一回事,怎么个顶个的这么铁脑壳,卡特堡的那个老头也和你这么说过,可是结果呢?

  想到这里,马林叹了一声:“夫人,我在丰收女神教会生活的很好,这里有有情同日月的友人,也有相濡以沫的爱侣,更有恩重如山的导师,我实在没有理由放弃这一切去选择一条我所不欢喜的道路,所以,您的好意,恕我不能接受。”

  “我就知道,我的哥哥也是这么说的。”这位夫人微笑着说道。

  她的哥哥?马林一时有点不知道这位到底是谁。

  “卡特堡的主教,我的哥哥,年轻的时候因为犯了一点错被贬到了那个乡下地方,但是他似乎更喜欢那儿,明明早就可以回来,却一直没有回来的想法,现在想来,也许是命运让他在那儿等你,只不过被你的义父捷足先登了吧。”

  这位夫人倒是挺会胡说八道的,不过马林倒是对这位的说法有了一定的好感——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夫人绝对是一位会说话的妙人儿,比起上次那个老头,可是真的利害多了。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夫人,我要走了。”马林举起脑袋上的小扁帽行一个绅士礼。

  正准备走,又被叫住,出于对一位熟人的善意,马林看向夫人。

  “我这儿有两个伤员,都是伤筋动骨的毛病,刚刚在台上和你们卡特堡队打出来的毛病,你给治疗一下好吗。”这位夫人脸上的笑容非常真挚,而她附近的治疗台上,几个正在接受治疗的半大小子也作不得假。

  马林本来是想开一个侦测阵营然后举着锤子,一人给了一下。

  正能量碾压冲击绝对药到病除。

  然后想了想,还是一个拍了一个治疗中度伤——开侦测阵营的下一秒只怕比赛场上就得血流成河,还是控制住这么危险的想法吧,又不是公正之主的圣骑士,还轮不到马林来主持正义呢。

  “谢谢,一路小心。”夫人微笑着举手送别。

  马林点头,然后一路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主场,坐回位置上,看着台上被战神教会压着打的北部高年级队摇了摇头:“我们北部队怎么这么弱啊。”

  “因为少了一个天天锤他们的你啊。”爱梅特塞尔克导师托着下巴,正儿八经的回答道。

  马林翻了一个白眼,心想你这家伙真是有够胡说八道。

  我马林岂是如此暴虐之人。

  虽然这么说,但是马林不得不承认,的确就像是爱梅特塞尔克导师说的那样。

  高年级四战中,丰收女神教会只有南部队获胜,别的三组都失败了,好在双方这一次都有控制住情绪。

  “你看,这就是事实。”爱梅特塞尔克导师说到这里,突然看向不远处。

  马林顺势也跟上了他的视线。

  发看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在聊天。

  “他们是谁。”马林有些好奇。

  “我的两个朋友。”爱梅特塞尔克导师这么回答道。

  马林更好奇了——而在这时,爱梅特塞尔克导师皱起了眉头:“他们开了隔音术式。”

  马林皱眉:“这和你有关系吗。”

  “那是我的妹妹。”夸塞尔家的弟弟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答案让马林有些明白了——没想到你也会是一个妹控。

  正这么想着,马林看到那位妹妹亲了那个男人一下。

  “爱情?”马林小心翼翼的问道。

  “爱情个屁,那不是她的丈夫!”爱梅特塞尔克导师怒气冲冲地说道。

  ………………

  泽姆·梅耶尔一走进调查部大本营,就感觉到自己像是走进了一座市场。

  同事们推着一车又一车的钢锭走向收容区,然后推着空空如也的推车走出来。

  “听说有机械位面的传奇存在打开了魔毯的通道?”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部长。

  后者点了点头:“局长大人刚刚确认的,是非常完美的临时通道,可以使用至少五天的时间,没有任何泄漏,对面指点要很多的金属锭与一些材料,我们正在联系矮人,看看他们能不能做出对面需要的东西。”

  “那我们真的是发财了,说起来魔毯一直都是以人类脑子里的空想之物做为复制内容,这一次怎么会开到真货的。”

  “谁知道呢,反正非常奇怪,根据之前进入对面的工作人员说,他觉得那个世界和我们这里很相似。”

  听到这个解答,泽姆吹了一声口哨,他觉得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跟着部长过去看了一眼画面,泽姆觉得更是如此——真是要命,那么充满了压迫力的建筑,和自己世界差不多的文明?真的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至少我们在五天之前不用管这张毯子了,现在每时每刻都会有人看着它,而它本身的意识在那位传奇存在打开了传送门之后就蛰伏了,看起来这幅图也是一个欺善怕恶之人。”部长的这句话是为数不多的好消息,泽姆和他退出了这里,然后开始一个又一个的检查起收容室。

  第一个收容室里,原本一直都在一张极为华丽的椅子上坐着的娃娃已经缩在了墙角,似乎想要拼尽全力离那个传送门越远越好,但是对于华丽椅子的渴求又迫使它不能离的太远,于是墙角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看起来她在害怕那个传送门的机械造物。”这个娃娃名为贪婪娃娃,是极为危险的玩具,谁都不知道它是怎么产生的,只知道它对它所见到的最华丽的东西有着极为可怕的占有欲,任何人在看它的时候,都必须戴上面具,要不然随时都会发生某些流血事件——比如说她看上了你脸上的某些零件,然后他就会控制着你把它给挖或是割下来。

  目前她最喜欢的就是那张由十多位精灵大师制作的椅子,天鹅绒的垫子,漂亮的宝石,从遥远的泰南运过来的金丝楠木与纯玉扶手,这些还是泰南的超凡者听说了这东西的存在之后主动送的,这种木头在整个西部人类世界只有这张椅子有,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毕竟机械造物不会害怕她的精神控制。”部长笑了笑:“我们走。”——这件危险的奇物不需要有人来照顾,只要椅子在,它就是安全的。

  第二个房间里,一把匕首在垫子上安静地一动不动。

  这是一件很麻烦的奇物——活化匕首。

  它异常的渴望鲜血,无论是什么鲜血,只要给它血,它就能够在一段时间里安生下来,而如果不能在一段时间里满足它(通常是48小时内),这东西就会控制住一个人拿起它开始自残。

  因为它极为锋利,可以直接伤害到包括混沌与灵体,所以有时候也会被战斗员拿出来使用,可以说是有一定的用处,但是必须要好好的控制住。

  虽然很少会致命,但它终究是一个麻烦,但是这一次传送门打开之后,正在血盆里痛饮鲜血的它立即老实的像一把普通的匕首。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这个传送门能够一直在就好了,你看这把匕首现在有多听话。”负责照顾它的工作人员说完举起了它就往自己的肚子上捅。

  然后在泽姆的惊叫声中,匕首在离工作人员还有几公厘的时候停止住了,可以看到匕首正在阻止着工作人员的动作。

  “你看,它是真的怕了。”说完,工作人员将匕首放回到垫子上。

  “太完美了,我们去下一个房间。”部长说完,带着泽姆继续前进。

  而泽姆拍了拍胸口:“从我进来开始,从来没有见过这把匕首如此抗拒鲜血。”

  两人走到第四个房间,这是魔镜的房间。

  “它还是提出问题,但是已经没有再说话了。”负责看守魔镜的工作人员这么说道。

  正这么说道,泽姆看到魔镜上出现了一个问题——这个世界里,有谁同时处在凡人与神明的状态之中。

  哈,这个问题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够做出回答,泽姆笑着做出抢答:“是公正之主!”

  公正之神是以凡人之躯在这个世界点燃神火,虽然用重燃也许更适合一些,但是他的确是在这个世界里同时拥有凡人与神明的状态。

  ·真是一个自做聪明的小子,不过毕竟你还是说对了,谁让这道题目有两个答案呢,恭喜你,小子!

  镜子上面出现了这么一行字。

  部长沉默了一下,看向泽姆:“有两个答案?”

  “我觉得它一定是在胡说八道。”泽姆摇了摇头。

  “但是从有记录以来,这个魔镜从来没有撒过谎。”工作人员看了一眼手里的手册。

  “那会是谁也在这个状态?”泽姆说到这里看向部长:“我们可以向它提问吗?”

  正这么说呢,镜子上又出现了一行字。

  ·我是不会说出来的,你们的僭越,我一定会在日后一字不改的告诉那位陛下!

  部长与泽姆相视一眼,然后同时无奈地耸了耸肩。

  离开了房间,部长带着泽姆走到了最后的一扇门前。

  部长敲了敲房门,里面有人打开了门。

  “今天我们的小米勒还好吗。”部长没有进门,而是站在原地问道。

  房间里的小孩子点了点头:“还好,先生,那边的新客人是谁,我感觉有些害怕。”这个孩子说到这里,脸上满是畏惧地探头看了一眼走廊的另一侧。

  “是一位机械世界的访客,他会在这里小住几天。”部长微笑着说道:“不用担心,这个房间永远都将属于你一个人。”

  “谢谢,先生,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想关上门,这会给我安全感。”孩子说到这里,用满是担忧的表情看着两人。

  部长点了点头:“没问题,你可以关上门了,小米勒,祝你有一个好梦。”

  “谢谢你,先生,还有你先生。”伸出手和两位握手之后,这个男孩飞快的带上了门。

  直到这时,泽姆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极度危险的奇物。

  对,是奇物,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虽然它看起来是人,接触起来也是人,但是它的本质是一个奇物。

  哭泣的米勒,一双漂亮的红色小皮鞋,它们的主人死在一场恐怖的献祭之中,不知道为什么,最终献祭场所变成了它的巢穴,它会变成男孩或是女孩的模样,来吸引任何人进来它的巢穴,然后……重复献祭的过程。

  它不会主动拉人进入巢穴,也不会主动走出它的巢穴袭击人类,但是它会用一切手段来诱惑人类,如果有人上当了,当他进入它的巢穴的一刻,他的丧钟就已经敲响了。

  之所以会保留它,就是因为每次出现针对幼童的可怕袭击时,调查部都会将米勒的鞋子拿出来,放在凶手最有可能出现的位置来吸引凶手上钩。

  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办法,有效的以至于有时候连邻国都会来租借这个奇物。

  “你看,连我们的小米勒都感觉到了那份恐惧。”部长长叹了一口气:“看起来我们的这位新朋友的确是太过危险了。”

  “但它至少还会做交易,能听懂人话,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的情况,不是吗。”泽姆一边说,一边拔出烟盒:“来一支吗。”

  “谢谢。”

  两位一边点烟,一边走出了走廊:“对了,我的助手哪儿去了。”

  “啊,说到嘉希,他刚刚因为在接大局长丢向他的东西时采取了错误的接取姿式而受了严重的伤,现在应该还在救治中吧。”

  “大局长又忘了他的力气是怪物级的了?”

  “对,就那么一个小袋,任谁看都不会觉得它沉吧。”

  说到这里,泽姆已经可以确认自己的助手有多惨了——真是一个可怜的倒霉蛋,希望他能早一天醒来。


马林之诗 https://www.twvod.com/Read/604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