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3430章 当年初见杏林春 回到首页

第3430章 当年初见杏林春
造化之王第3430章 当年初见杏林春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姬邦的身份对于玄机道门而言,太特殊了。

师尊陆离之婿。

四师姐陆曼歌的夫婿。

出卖陆离行踪的背叛者。

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姬邦与陆曼歌十万年的夫妻,这情份,没法算。

其实相比之下,姬邦如今的人皇身份倒不算什么了。

在观霞台大战之前,姬邦的人皇身份,堪称一道极具威慑力的护身符,就是天庙三位道祖都不敢轻易冲姬邦下手。

若下毒手,必遭天道反噬。

最后还是趁着姬邦离开洛邑前往九重天,人道信念之力的护持大幅度减弱的情况下,才敢对姬邦下手。

不过,之前天庙的三位忌惮姬邦的人皇身份,但对于如今的叶真而言,姬邦的人皇身份已经不算什么了。

天庙的三位道祖走的道,是以天道掌人道,叶真的道是以人道证天道,本质上不同。

而人皇的本质是什么呢?

人皇的本质就是人道,人道即天道!

这样一对比,就非常清楚了。

天庙三位道祖要收拾姬邦,类似于外敌入侵,若成,人道的反噬会剧烈无比。

斩杀人皇的人道反噬,因为人道即天道,会从天道上反应出来,这是天庙三位道祖忌惮的原因。

可叶真的大道本质,与人皇的本质几乎是一样的。

这有点像是兄弟内斗,有点像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最后无论结果如何,胜出的终归还是自己人,这种情况下,人道的反噬对于叶真而言就聊胜于无。

当然,姬邦终归是人皇,就算是叶真,斩杀之后,也会受到大周人皇气的反噬,但这点反噬对叶真而言不算什么。

所以,叶真在处置了天庙三位道祖之后,如今处置大周人皇姬邦,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现在的问题关键,是陆曼歌!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陆曼歌打算放姬邦一马,玄机道门内任何人、包括叶真在内,都无法反对。

再往深里说,站在师尊陆离这个岳丈的立场上,为了女儿的幸福,原谅女婿的背叛,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如何处置姬邦这件事上,叶真在内的众人,只能听陆曼歌的意见。

不过,叶真也很清楚,眼前这种情形,对于四师姐陆曼歌而言,太残忍了。

无论是处置姬邦,还是放姬邦一马,对于要做决定的陆曼歌非常的残忍。

“师姐,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不会有任何质疑,会全力的支持你的决定。”看着陆曼歌的叶真忽地说道。

“没错,四师妹,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支持你。”一众师兄弟俱都说道。

陆曼歌秀眉紧锁,看着洛邑的方向,一脸的凝然,但是一言不发,看得众人分外心痛。

“师姐,要不如此,由师弟我生擒了姬邦,囚困在某处秘境,日后由师姐慢慢处置如何?”叶真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建议。

闻言,陆曼歌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看着洛邑道,“他是雄才大略的英雄豪杰,他是一统洪荒的大周开国之君,亿万年才出一个的人中之杰!

可以杀了他,但不能践踏他的尊严!”

说完这句话,陆曼歌似乎就有了决定,依次向着大师兄符苏等师兄弟往下,一个个行礼,然后说道。

“其实当年姬邦能够泄露父亲行踪,也与我有关。姬邦是从我这里得到的父亲行踪,我虽然是无意间泄露给姬邦的,但终归也是我的缘故。”

说出这句话,陆曼歌整个人忽地变得无比轻松。

自从知道姬邦是叛徒之后,这件事就如同千钧巨石一般压在陆曼歌的心头,直到此时此刻说出来,才觉的轻松无比。

“师妹不必自责,你也是无心之失.......”大师兄符苏刚要安慰,就被陆曼歌以手势制止。

“你们的心意,我都懂,但是,我却过不了我心里这一关。所以,姬邦这件事,我打算亲自去处置,亲自去问问他。”

说完,陆曼歌就看向了叶真,“还请掌教师弟给我这个机会。”

叶真轻轻摇了摇头,“师姐何苦如此。不过,若是师姐执意如此,一切就全凭师姐决定。”

“多谢师弟成全。”

陆曼歌向着叶真微微一礼,冲着众人挥手道,“你们且回玄机道门等我消息吧,早点定下玄机道门重立的好日子。”

“好!”

“那我们就在山门内等师姐你的好消息。”叶真答应之后,先天灵宝十二元辰诸天宝珠阿元光华闪烁间,就带着一众师兄师姐回转山门。

只是转身的刹那,叶真心头却又响起了之前的一声叹息——问世间,情为何物.......

........

大周洛邑皇宫。

值守的内监副总管鱼朝恩忽地一改往日的稳重,有些急促的赶到了东来阁门口,那略微急促的气息,让东来阁内静坐的姬邦眉头一皱,心头有些不爽。

怎么这刚刚提上来没多久的鱼朝恩也是沉不住气的货色?

但下一刹那,鱼朝恩的急急的声音响起,就让姬邦脸色变得异常的诡异!

“陛下,启禀陛下,皇后殿下回宫了。”

东来阁内,姬邦猛地站起,神情呆住,虽然听清了,但还是忍不住的又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回陛下,皇后殿下回宫了。”

姬邦呆住,“已经回来了?”

“是的,皇后殿下已经回宫了,并且交待老奴,她稍事梳妆之后,会前来给陛下问安。”鱼朝恩答道。

“给朕来问安?”

姬邦再次楞住,猛地大步而出推开东来阁,看向了后宫的方向,一脸的不明所以。

几乎是同一时间,内监的大总管于和也赶了过来,刚来,姬邦就问道,“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她是一个人回来的?还是带了其它人?”

“还说了什么?”

姬邦连续追问道。

“陛下,皇后殿下是一人独自回来的,看上去再正常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就是给老奴说,她稍事梳妆之后,会前来给陛下问安。”于和说道。

“真给朕来问安?”

姬邦一脸的狐疑,有些想不明白陆曼歌到底要做什么。

夫妻十万年,他太了解陆曼歌了,外刚内柔,但在某些时候,却是内外俱刚。

按姬邦的了解,这时候的陆曼歌,应该手提天诛斧杀进东来阁,与他大战一场才是,最后劈上他姬邦几斧头才能解气。

可现在梳妆之后过来问安,算是怎么回事?

只是还没等姬邦想明白,远远的就响起了通传声。

皇后陆曼歌前来问安。

于和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沉思的姬邦问道,“陛下,皇后殿下你是见还是不见?”

见不见陆曼歌,此时此刻确实是个问题。

姬邦有些头痛!

但很快的,就不是问题了。

在宫门处带着侍卫挡着驾的鱼朝恩和一干侍卫,被陆曼歌踢成了滚地葫芦,陆曼歌几乎是瞬息间就来到了东来阁门口。

“姬邦,你还是不是男人,自个女人都不敢见了,怎么,怕我杀了你还是一斧头劈了你?”

“亏我还在掌教师弟面前夸你,夸你是雄才大略的英雄豪杰,是一统洪荒的大周开国之君,是洪荒亿万年才出一个的人中之杰。

如今你却连自己的女人都不敢见,干了亏心事之后,就这么怂吗?”出现在东来阁门口的陆曼歌,直接破口大骂,周围一干内侍此时此刻只恨自己多生了一对耳朵,恨不得马上昏过去。

东来阁内,姬邦却是一脸无奈和苦笑。

是啊,干了亏心事,所以怂!

不过,正如陆曼歌所言,总不能怕到连自己的女人都不敢见吧?

说实话,陆曼歌在叶真面前亏他姬邦的那几句话,姬邦听着还是十分的顺耳和舒服的。

能够在自己心爱人的口中,得到这样的激赏,心头感觉自是非凡。

东来阁的大门忽地洞开,大周开国太祖姬邦连忙踏出,迎到了陆曼歌身前,陪笑着,“夫人说笑了,朕这不是做错了事吧,所以有点怕。

夫人,要不你拿斧头出来劈我几斧头可好,解气就好。”

周围一众内侍齐齐哀嚎,今日听到看到这等隐秘,不是活不长,就是要被发配到那些隐秘之地,终身不得出了。

陆曼歌上下打量了姬邦一眼,“你现在这身板,挨得住劈吗?”

姬邦苦笑。

观霞台大战,他重伤未复。

而同样受伤不轻的陆曼歌早已经修为全复,这就是身后有一位道祖的好处,还是精通时序力量的道祖的好处。

“只要夫人能够解气,挨不住也得挨。”姬邦一个劲的赔笑。

陆曼歌却是摇了摇头,“今日我不劈你,今日,我却是与你来喝酒的。”

“喝酒?”

姬邦愕然。

“没错。”

陆曼歌一招手,就有侍女奉上了酒壶酒具,随手一挥,一套椅榻就摆了东来阁门前的广场上,一挥手,一众内侍就俱都远远散开,唯有于和留侍在姬邦身后。

“陛下,还记得这酒吗?”陆曼歌倒了两海碗酒,各放一碗在自己跟姬邦面前,然后将酒坛递给了姬邦。

姬邦诧异的看着陆曼歌,接过了酒坛,微微一嗅,忽地凝神道,“这是......杏林春?”

眼眸中流露出回忆之色,“这杏林春,可是你我当年在安源城杏林小镇第一次相遇时,喝的酒。”

“没错。干了!”

陆曼歌点了点头,举起手中的大酒碗,冲着姬邦一示意,就一口干了,洒液淋漓而下,说不尽的洒脱。

姬邦拿起酒碗,却有些犹豫,没有马上喝。

陆曼歌立时就冷笑起来,“放心,没毒!我要杀你,也不至于毒杀你!”

姬邦瞬息间尴尬到极致,老脸隐有几分涨红。

“夫人误会了,我只是在追忆当年往事,干了!”说完,咕嘟咕嘟一口干尽,姬邦吐了一口酒气,才说道,“当年,我们也是这么喝的,再来,满上!”

“好!”

陆曼歌要满酒,于和连忙要接手,却被陆曼歌怒叱,“老于你有没有点眼力劲,还不走远点。”

于和尴尬之余,以目光请示姬邦,被姬邦轻轻挥了挥手指,亦退远开来,只剩下陆曼歌和姬邦在软塌上相并而坐。

嘶啦!

布帛碎裂的声音响起,陆曼歌穿的皇后宫装忽地四分五裂,让姬邦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气机一动,但却一呆。

皇后宫装崩碎撕裂之后,露出了陆曼歌穿在里边的另一套白衣袍服。

这白色袍服,乃是女扮男装之衣。

当着姬邦的面,陆曼歌随手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将自己的一头秀发扎成了男子的发髻样,腰间又悬了一柄佩剑,随后,又举起了一碗酒。

“兄台,你可知这安源城已经危如累卵?”陆曼歌声音变得浑厚无比。

姬邦呆住,但仅仅一瞬之后,神情就带上了几分激动。

“小兄弟,莫要危言耸听,这安源城.......”

这是他们夫妻当年第一次见面时说的第一句对话,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陆曼歌作男子样,女扮男装,虽是女扮男装,但却英气无比!

此时再现,无论是姬邦还是陆曼歌,皆是心情激荡不已。

这一次,不容陆曼歌挤兑,姬邦已经主动的举起了那大海碗,咕嘟咕嘟的喝干,“干喽!”

“干喽!”

“陛下,还记得你当年单骑退万人的往事吗?”

“不,是双骑!你是唯一一敢陪我单骑退万人的.......”

“干!”

“干!”

.......

陆曼歌和姬邦频频举碗,每次都是一大海碗,渐渐喝至酣然,陆曼歌俏脸发红,姬邦也是满身酒意。

软塌上,两人已经渐渐的靠在了一起。

“陛下,你还记得你当年娶我时说过的那句情话吗?”陆曼歌忽地悠悠道。

“自然是记得。”姬邦答的很快,但在陆曼歌的注视下,却又半天没想起是哪句话,让姬邦有些尴尬。

“十万年了,这么久了,忘了也很正常。”陆曼歌说道。

姬邦有些脸红,以手抚额,“酒意有些上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陆曼歌微微靠近姬邦,娇媚道,“那这一次我告诉陛下,陛下却是要记好了!”

“嗯,朕听着。”姬邦还略略凑近了陆曼歌一点。

陆曼歌樱唇轻启,纤手微扬,声音响起的刹那,天诛斧就悄无声息的从姬邦的脑侧处一劈而过,劈过姬邦的道宫、神源,再劈出,然后直直的劈进了陆曼歌自己的颈项。

所过之处,天诛斧霹雳雷光四溢,湮灭一切!

“陛下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陆曼歌的声音,如泣如诉,余音枭枭.......

造化之王 https://www.twvod.com/Read/10829/index.html